诸葛亮躬耕地南阳即宛城的证据有哪些,记载诸

问题:证据系统,客观公正。

问题:  《三国志》是由西晋史学家陈寿所著,记载中国三国时期的断代史,同时也是二十四史中评价最高的“前四史”之一。n  近日看”文史哲“上刊登的《隆中志》编者丁宝斋的一篇文章”襄阳隆中诸葛亮故居“,文中引用了《三国志》中的一段话“ 玄卒” , 诸葛亮就到了襄阳城西20里的隆中“ 躬耕陇亩( 《三国志· 诸葛亮传》)。n  既然《三国志》都记载了襄阳隆中是诸葛亮躬耕地,为什么还有史学大家史念海、王震中、王子今等专家学者认为诸葛亮真正的躬耕地并不在襄阳隆中?

回答:

回答:

说诸葛亮躬耕于南阳,是指现在的南阳市,最直接的证据就是诸葛亮出师表里的《出师表》里的那句“臣本布衣,躬耕于南阳”,很多人片面的将南阳等同于现在的南阳市,这个是很明显的错误。

问主提出《三国志》记载诸葛亮在隆中“ 躬耕陇亩,”,这就是先预设立场再去提问,搞一个伪命题让大家回答。

这里的南阳指的是南阳郡,而并非是宛城,在陈寿的《三国志》里面,宛城是宛城,南阳是南阳郡,没有混用,当然如果有人找到南阳也指宛城,宛城也指南阳,那么可以回复说一下。比如张绣驻扎在宛城,曹操与张绣的宛城之战,这里面就只说“宛”。

所谓的《隆中对》其实是《草庐对》,所以有专家说隆中并不是真正躬耕地。

图片 1

“南阳说”的铁证是诸葛亮在《出师表》说“臣本布衣,躬耕于南阳”认定南阳为诸葛躬耕地。“襄阳说”的铁证是魏晋时期习凿齿的《汉晋春秋》中"亮家于南阳之邓县,在襄阳城西二十里,号曰隆中。"关于躬耕地谈论几百年了,因都有铁证,所以未见分晓。

隆中属于南阳郡邓县,襄阳城西二十里,隆中显然是属于南阳郡的,所以说诸葛亮躬耕于南阳,也合适于隆中说的说法,并非是南阳说的有利证据,也就是说这条证据并不能证明南阳说,当然,也同样不能证明隆中说,只是证明了都在南阳郡。

两个铁证只能有一个是真证,另一个是伪证。笔者认为诸葛亮是真证,习凿齿的是伪证。

有的人认为南阳郡与南阳郡是以汉水为界的,证据就是秦昭王三十五年,也就是公元前272年时候,在汉水之北设立的南阳郡,而隆中是在汉水以南,这些人就认为隆中只可能属于南郡,而不可能属于南阳郡。

查阅百度百科和360百科词条“南阳郡”,了解南阳郡和襄阳的关系可知:

图片 2

秦朝时,南阳郡管辖过襄阳。

这样的说法有几个问题。第一,建安十三年的时候,已是公元208年,也就是已经相隔了五百年,两个郡的分界难道五百年不变?每个郡的行政区域难道不变?如果都不变的话,请问秦初三十六个郡,到了东汉一百多个郡国,又是如何变的?

西汉时,南阳郡和南郡以汉水为界,襄阳和隆中在汉水之南,襄阳属于南郡已经与南阳无关。这一点晋代襄阳学者习凿齿在著书中有过这样的论述,习凿齿也承认汉水为南阳郡和南郡的分界。

有的人认为,隆中是块飞块,南阳郡不可能跨汉水而拥有隆中的,这个又是想当然的说法了,事实上,武当县、山都县、筑阳县、酂县、山都县都是划江而治的,不说别的,很多县市,大江大河就是从市区中间穿过去的,市与市一定要以江河为界吗?

东汉时期,已经有襄阳郡,南阳郡和襄阳郡平起平坐,襄阳眼皮下的隆中当然属于襄阳了。否则,隆中是一块飞地。

图片 3

《后汉史》、《晋书》对襄阳郡的记载是一致的。建安十三年(206年)曹操设立襄阳郡和南乡郡,南阳郡的樊城、山都县、邓县被划给襄阳郡,南阳郡西部的南乡县、析县等8县被划给南乡郡。《晋书-地理志》载“后汉献帝建安十三年,魏武尽得荆州之地,分南郡以北立襄阳郡,又分南阳西界立南乡郡,分枝江以西立临江郡。”。“襄阳郡魏置。统县八,户二万二千七百。宜城、中庐、临沮、 巳阝、襄阳(侯相)、山都、 邓城、 鄾。”

还有人拿出岳飞手书的前后《出师表》来做为证据,这个就更站不住脚了,岳飞写这个《出师表》可不是在考证诸葛亮的躬耕地,即使岳飞在成都,在琅琊郡,在定军山上,即使在家都可以,这个只是为了抒发自己的情感。

以上记载明确说明:东汉末年邓县和樊城从南阳郡划给新设置的襄阳郡,邓县和樊城合并为邓城县,其县治在樊城的邓城,晋代继续沿袭汉代襄阳郡的行政区划。

另外,像苏东坡的那首著名的《念奴娇·赤壁怀古》根本不是在真正的赤壁之战的地方,而完全是另外一个地方,所以才有文赤壁和武赤壁之分。

晋代,南阳郡为“南阳国”下辖14个县,辖宛、 西鄂、 雉、 鲁阳、犨 、淯阳、博望、 堵阳、 叶 、舞阴、 比阳、涅阳 、冠军 、郦14县,邓县并不在其中。

图片 4

晋代以后,南阳地盘不断缩小,南阳郡更不会管理襄阳了,隆中属于襄阳,与南阳毫不相干了!

还有一些人拿古树或者古碑刻来做为证据,那个就更没有意义了,因为这些都不是诸葛亮当时的东西,再古再多,又有什么意义呢?如果要说民间传说,或者文人文字的话,那《三国演义》更加的出名吧,明确说了是襄阳城西,隆中卧龙岗。

本来南阳郡与邓县已经彻底分家,为啥现在南阳市管辖邓县(邓州市)?

另外,还有一个比较著名的例子,是关于南阳郡与南阳市的,那就刘秀的家乡现在是在襄阳市枣阳市,并非南阳市,而这个地方在汉朝又属于南阳郡的,所以不是以前在南阳郡,现在就一定在南阳市,反过来说也一样,因为南阳郡一直在变,并不与现在的南阳市完全重合。

古邓县(邓城)和今天邓县(邓州)不一回事。

回答:

邓县(邓城)范围在邓州市构林镇以南汉江以北,县治在樊城的邓城遗址;今天的邓县(邓州市)在晋代以前属于穰县管辖。

证明诸葛亮躬耕南阳的证据最简单的和最有说服力的证据有以下五个易懂的方面。

邓州管辖过南阳

1、南阳叫卧龙岗,诸葛亮称卧龙先生,在古代人地相称是规定是无法改变的历史文化,此是证据之一。

南北朝时,北魏孝文帝从邓州区位、地理、物产等方面综合谋略,于太和二十一年(497年),把南北朝以前一直设在汉水以南的荆州治所。隋开皇三年(583),废南阳郡为邓州。大业三年(607)复置南阳郡,领县八。范围大大缩小。唐初为邓州,玄宗天宝元年(742年)改邓州为南阳郡。肃宗乾元元年(758年)又改郡称州,此后不再设置。

2、是刘关张三顾茅芦是从新野出发顶风冒雪在当时交通不发达的情况下不过江,不过山,有此具备条件才能成三顾茅芦,此是证据之二。

元代邓州正式归南阳府管辖

3、南阳卧龙岗地势平坦适应种植,气候和季节更适合种棉,方便衣食等,此是证明具备条件三。

元朝初至元十年(1273年),邓州隶属于襄阳府。至元十六年(1279年),邓州属河南江北行中书省南阳府管辖,府治在南阳(今宛城区),州治仍在穰。

4、卧龙岗比隆中更远离当时比较繁华的襄阳更具备便于隐居和修名,此是证据之四。

中华民国二年(1913年),改邓州为邓县。习凿齿死后一千五百零一年,这才是真正的“南阳之邓县”,难道习凿齿穿越历史了?

5、出师表写的地名清楚,臣本布衣,躬耕於南阳,此是无法改变的证据之五。

三国时,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的诸葛亮对南阳襄阳的概念应该清清楚楚,不至于连家住哪里都糊糊涂涂!如果真是家在襄阳隆中没必要说成南阳,因此没有必要怀疑他的出师表。所以《出师表》完全是“南阳说”的一个铁证,

总之要以历史为主,要以自然规律为主,要以人的生存条件为主,才能客观公道。

诸葛亮去世后一百年的习凿齿时代,南阳襄阳界限更加清晰,习凿齿对诸葛亮的论述完全不应该存在含糊不清!

回答:

如果习凿齿真的认为诸葛亮是襄阳的隆中,直接“亮家于襄阳西二十里,号曰隆中”,没必要画蛇添足加上“南阳之邓县”

谢悟空邀请。这个问题,题主怕是想搜集民间证据。说不定又会蹦出个什么碑什么传说之类的,那就搞笑了。我们知道,造鼎造瓷造玉对禹州、南阳民间工艺大师来说,那是小菜,年份不够多上几次飞机后,别说专家辨不出来,就是机器也鉴定年份够。至于造碑,全国各地石匠都可谓手拿把攥。

加上“南阳”只能说明习凿齿不敢否认诸葛亮和南阳的关系。

图片 5
这个这不是逼人造假吗?就像问一些善男信女:菩萨存在吗?他们当然会说,菩萨当然有,心诚则灵,善恶终有报,且能举出若干实例。如果我们提出质疑,他们可能会骂我们愚昧无知,搞得我们反而灰头土脸、面红耳赤,大有冒犯神明的愧疚。

加上“邓县”目的是把隆中扯上,把水搅浑!其实晋代南阳早已经不管邓县,南阳郡又如何管襄阳郡的隆中?正如,我们大中国又如何去管辖美国的纽约州?这不是狗逮耗子多管闲事?(这里的邓县是指汉江以北,今邓州市构林镇以南,和现在所说的南阳市邓县(即邓州市)不一回事)

所以,这是个传说或信仰问题,已不属历史学研究范畴。也就是说,“躬耕地在宛城”在学术上就是个伪命题,因为历史上没有诸葛亮到过宛县的记录,也没有诸葛亮隆中出山前认识宛城谁的记录。如果真有,从元至今南阳史学研究者早刨出来,狠狠地砸在襄阳人面前了;笔者再孤陋寡闻、才疏学浅,也不会写这无史料之文了;题主也不会不耻下问,出此煞费苦心之题了。

“南阳之邓县”何等荒诞至极!

图片 6
也不能说一点儿扯头也没有,否则就是彻彻底底的无耻贪占、泼皮无赖、文化骗子了。那就是《出师表》里的九个字:“臣夲布衣,躬耕于南阳”。甚至唐诗宋词里“南阳诸葛庐,西蜀子云亭”等个别语句,以及“南阳诸葛亮,稳坐中军帐”等民谣。秦昭王三十五年,大良造白起拔楚后置南阳郡,即治于宛城,“宛”称“南阳”的史料可谓多如牛毛。当然,“南阳”最早指“太行山以南”,就不要混进来了。

习凿齿如此荒诞,如此前后矛盾,无非千方百计想把诸葛亮说成是襄阳人,所以就制造一句非常矛盾狗屁不通的一句话,为南阳襄阳制造一个争论的话题。

图片 7
但问题在于,秦、汉“南阳”是个郡,东汉辖武当、阴、酂、谷、邓、山都、随、章陵等三十七县。以上八县今皆为湖北境土,属襄阳前辖地(武当即丹江口入十堰市,随县建地级随州市)或现辖地。而今襄阳汉江以北土地,在地理上就叫“南阳盆地”,为襄阳境土四大块之一(余襄宜平原、随枣走廊、鄂西山区)。是故以上八县称“南阳”的史料也多如牛毛。

综上所述,是诸葛亮《出师表》说服力强还是诸葛亮去世后一百年的习凿齿说服力强?谁为铁证,谁为伪证,自然分明!

宛县可称“南阳”,但襄阳有境土称“南阳”也不错呀。所以,“躬耕于南阳”是作不了躬耕地在宛县证据的,反而成了一句口水话或流氓专用术语。当然,隋废南阳郡改宛为南阳县,于穰县置邓州,从唐至宋隶属治于襄阳的山南(东)道大行台节制,如汉末南阳郡隶属于治于襄阳的荆州刺史部管辖一样,就另当别论了。唐、五代、宋,宛县即南阳县,别无疑义。元后南阳县连升两级取代邓州成为南阳府今南阳市,就更无疑义了。

“襄阳说”也未必要感谢习凿齿,为何习凿齿要加上“南阳之邓县”?没有这几个字,才能真正撇清和南阳关系,这几个字恰恰暴露他的不自信,这几个字叫“此地无银三百两”。假如没有这几个字,“襄阳说”不就更加理气直壮吗?“襄阳说”如何解释这个大漏洞?

图片 8

一句“南阳之邓县”成为习凿齿最大的败笔,让“襄阳说”无法站稳脚跟。

有人会搬出黄权、岳飞来说事儿。也正是原蜀汉征北将军黄权降魏,驻防河南、开府仪同三司,蜀汉之民多有投奔,将搭草篷子祭祀诸葛之风带到宛城。这正是南阳“诸葛庐”、武侯祠的由来。而绍兴四年(公元1134年),岳飞收复襄阳六郡(郢州、随州、唐州、邓州、信阳、襄阳)后,返回鄂州驻地倒是史实。南阳在金治下为申州,绍兴八年岳飞夜宿南阳武侯祠手书两表之事,疑云重重。前些年贵定(贵阳郊县)一退休教师发现家藏岳飞手书四《出师表》条幅,上有宋皇帝藏印,收藏家与其同赴京鉴定,中国历史博物馆以无公认岳飞真迹传世可供比对拒绝,荐其至中国革命博物馆鉴定纸张,结果为宋代。故此条幅为真,南阳碑刻必假,抑或皆宋之书家托名岳飞所作,皆不可知也,只是所题之跋有欲盖弥彰之嫌。况且,真又如何,宋有南阳武侯祠而已。

所以笔者认为习凿齿在挑起南阳襄阳躬耕地纷争上是罪魁祸首。好似乎他比诸葛亮还清楚诸葛亮家在哪里?

但怎么能以现在行政区划名称“南阳”,去挖一千八百年前的南阳郡现襄阳的历史人物呢?就像许世友同志夲黄麻暴动的四方面军名将,但国民政府三几年已将其家乡划入河南新县,红安人民有意见吗?许大将至死认为自已是湖北人,则又当别论。

习凿齿极不严肃的论述,对后世影响很大,以至于一些文人和著书中大量引用,以谬传谬,彻底把躬耕地问题搞得乌烟瘴气!南阳清代个别府志也是受习凿齿误导,延续几百年的躬耕地之争,南阳襄阳两地文人的口水仗皆由他引起,习凿齿充分发挥了历史搅屎棍的作用。

图片 9
其实,争“躬耕地”是假的、由头,坐实宛城为“三顾茅庐”和“隆中三分对”发生地,倒是用意所在。从南阳官方文宣、民间显摆中我们不能发现,这场南阳自取其辱的诸葛亮之争背后的真实动机。而这就侵犯了襄阳历史文化名城的人文资源。襄阳虽人口仅南阳半数多点,但可谓坐在历史书堆上与民间传说对阵。况且元末明初的《三国演义》流传千年,“隆中对”家喻户晓,争是没有意义的。昨天,有“望峰鸢”“断鹰攀崖”回答“《隆中对》是诸葛亮写的吗”,就是在攻击诸葛千古智慧!

本头条号“南阳玉雕发布”,已经发表几篇有关躬耕地的原创文章,也受到好的反响,欢迎对躬耕地辩论有兴趣朋友关注本号,欢迎襄阳朋友指正!

我们称他们为职业喷子毫不为过。首先逻辑混乱,其次立论惊天,毫无做学问的素质:望峰鸢由隆中在襄阳城西略偏南出发,大放厥词,自已编写历史;断鹰攀崖更是否定《隆中对》是诸葛亮写的,又依《出师表》立其言。我们不过百年岁月,转瞬灰飞烟灭,而先贤典籍依然流传后世,何必哩!《诸葛亮集》由陈寿收集、整理,千载以下,没人怀疑非诸葛亮著作(仅《后出师表》为后世代笔)。我们忽视了古代读书人的功底,焚书坑儒后儒生背诵的今文《尚书》是真的!陈寿没有这等夲事为史,《三国志》能成国史吗?况蜀人常璩《华阳国志》仍录有“隆中对”,可谓字词无一不同。诸葛亮丞相的著作都被你否定,你争来诸葛亮又是干什么?这不是典型喷子,诸葛文化的公敌吗?!

回答:

这种人是南阳人中的败类,是在给南阳人民抹黑!

谢邀。

图片 10
中华尚未一统,周围群狼环伺,海空边不靖。诸葛在哪儿种地并不重要,在我们心里就好!损人不利已的事儿少干为妙!

‘’襄阳说‘’者移花接木、挪移乾坤的陋习着实令人叹为观止。

回答:

录一段陈寿《三国志.诸葛亮传》原文:

谢邀。两汉南阳郡治在宛城,宛城又称南阳城。例如东晋襄阳人习凿齿在《襄阳耆旧记》里记述:‘’乐宅戍,南阳城南九十里‘’,这里的‘’乐宅戍‘’是东汉安乐乡侯胡广封邑,位于今河南省新野县北部樊集乡安乐寨村;‘’九十里‘’是秦制,合公制约37km,‘’南阳城‘’就是指汉宛城。

诸葛亮字孔明,琅邪阳都人也。汉司隶校尉诸葛丰后也。父圭,字君贡,汉末为太山都丞。亮早孤,从父玄为袁术所署豫章太守,玄将亮及亮弟均之官。会汉朝更选朱皓代玄。玄素与荆州牧刘表有旧,往依之。玄卒,亮躬耕陇亩,好为《梁父吟》。身高八尺,每自比于管仲、乐毅,时人莫之许也。惟博陵崔州平、颍川徐庶元直与亮友善,谓为信然。 时先主屯新野。徐庶见先主,先主器之,谓先主曰:“诸葛孔明者,卧龙也,将军岂愿见之乎?”先主曰:“君与俱来。”庶曰:“此人可就见,不可屈致也。将军宜枉驾顾之。”由是先主遂诣亮,凡三往,乃见。……

我们来归纳一个简单的证据链:①‘’臣本布衣,躬耕于南阳‘’——这是当事人诸葛亮在前《出师表》中自述;②习凿齿在《襄阳耆旧记》里记述‘’乐宅戍,南阳城南九十里。‘’这里的‘’南阳‘’即是宛城。③综上,诸葛亮说自己‘’躬耕于南阳‘’,习凿齿认可南阳城即是宛城,所以诸葛亮躬耕地南阳即宛城。

这是正史记述诸葛亮躬耕陇亩、刘备三顾茅庐的前后过程。通篇不仅没提‘’隆中‘’,连“襄阳”都没出现。既然襄阳、南阳同属荆州,何以诸葛亮自述‘’躬耕于南阳‘’、陈寿记述‘’玄卒,亮躬耕陇亩‘’,不是在地肥水美的南阳卧龙岗,而是在襄阳西古隆中的乱石陡坡上?

两汉以南阳郡名代指郡治约定成俗,襄阳网友抵死否认诸葛亮‘’躬耕于南阳‘’是宛城、刘禹锡的‘’南阳诸葛庐‘’在宛城,如果对习凿齿这句话仍然视而不见,那么‘’襄阳说‘’鼻祖习凿齿民史的可信度将大打折扣,其‘’号曰隆中‘’就没有拿来唬人的必要了,何况习凿齿既没说过隆中是南阳,也没说过隆中是躬耕地!总不能同一个习凿齿的话,有利于襄阳说就是经典,不利于襄阳说就是胡扯吧?

在‘’襄阳说‘’的语境里,‘’荆州‘’必须指荆州牧所襄阳,不可以是同属荆州的南阳,所以诸葛亮的亲友关系都在襄阳;而‘’南阳‘’只可以是‘’南阳之邓县‘’隆中,绝不可以是南阳郡治宛城,所以‘’躬耕于南阳‘’只能是襄阳城西二十里且又属于‘’南阳之邓县‘’的古隆中——如此自说自话、拿古隆中套路‘’躬耕于南阳‘’,端的是清新靓丽,尿牙无比。

应该感谢被襄阳说奉为鼻祖的襄阳‘’四海习凿齿‘’,此君为躬耕南阳(宛城)提供了珍贵旁证。

最早记述隆中的史书是东晋王隐《蜀记》。西晋陈寿之《三国志.蜀书.诸葛亮传》中,有南朝宋裴松之注引王隐《蜀记》曰:——这里的‘’隆中‘’、‘’隆山‘’无疑是指同一处地方且位于‘’沔之阳‘’(襄阳说故意割裂、歪解成‘’沔之阴‘’的襄阳隆中和‘’沔之阳‘’的隆山两处地方,违背文法逻辑)。有人将‘’沔之阳‘’解读为今陕西勉县的汉水之北(古沔县,诸葛亮北伐屯住之地。古汉水汉中以西称‘’沔水‘’);也有人将‘’沔之阳‘’及‘’隆中、隆山‘’解读为南阳郡湖阳县隆山(今唐河县湖阳镇,在汉水以北),不管怎样解读,这里的‘’隆中‘’肯定不是汉水南岸的襄阳隆中(古隆中)。

看了襄阳网友‘’嘉会天下‘’的答案,东拼西凑一大篇,正襟危坐说瞎话。还点名批判了包括笔者望峰鸢在内的几个网友,口气颇似高高在上的村干部,好感动。

襄阳说鼻祖、东晋襄阳人习凿齿,晚于王隐《蜀记》近百年著《汉晋春秋》,他在该著述里侨置了一处隆中——‘’亮家于南阳之邓县,在襄阳城西二十里,号曰隆中‘’。其中‘’于南阳之邓县‘’的说法与其同一部书里‘’自汉以北为南阳,自汉以南为南郡‘’的记述自相龃龉,真实性存疑,且习凿齿没有言及亮家隆中是躬耕之地。而“诸葛亮在隆中躬耕陇亩”这句屁话出自当今襄阳史痞丁宝斋。

孔子曰:乡愿德之贼也。在这里就把‘’乡愿‘’二字送给嘉会网友,望参详。也请嘉会网友就事论事,别搞地域株连,自降格调。

图片 11古隆中风景区总设计师、中国古建园林史学者孙筱祥先生认为:古隆中‘’十景‘’为明清文人为缅怀诸葛亮而陆续建造的纪念性建筑物,其中最早的三顾堂建于清康熙年间。诸葛故居的所有传说提不出任何考古学证据。

既然‘’嘉会天下‘’指责笔者‘’由隆中在襄阳城西略偏南出发,大放厥词,自已编写历史‘’,笔者就把以前文章里关于‘’隆中‘’的有关段落文字转贴上来,请读者朋友分享的同时也帮忙甄别一下:望峰鸢哪一句话是在‘’编写历史‘’?如果找不出来,就当是‘’嘉会天下‘’癫痫又发作了罢,别怪他。(以下为转贴内容)

诸葛亮亲述‘’臣本布衣,躬耕于南阳‘’——躬耕地确定无疑在南阳。

《隆中对》的确不是诸葛亮所写。 《隆中对》曾用名《草庐对》,两者都是清代学者把陈寿《三国志.诸葛亮传》里描述刘备三顾茅庐访诸葛亮的章节单独摘录成篇时所起的篇名。 阅遍《三国志》及诸葛亮前后《出师表》,并无‘’隆中‘’二字出现,概因三国时代并无隆中这个地名,唯一与隆中沾点边的是古南阳一处叫‘’隆山‘’的古地名。故笔者以为,取名《草庐对》更为妥切。

习凿齿说“秦兼天下,自汉以北,为南阳郡;自汉以南为南郡”——位于汉水南岸的襄阳隆中不属南阳(郡)。

非但《隆中对》不是诸葛亮所写,‘’隆中‘’也不是现址的襄阳‘’古隆中‘’。那么真正的‘’隆中‘’在哪里?

司马光说‘’初,琅邪人诸葛亮寓居襄阳隆中‘’——隆中是诸葛亮‘’寓所‘’且属于襄阳,与‘’躬耕于南阳‘’无关。

我们先看所谓的襄阳‘’古隆中‘’: 现代襄阳古隆中的方位是明确的,在今襄樊市西南13千米处(据潘正贤文),乘公交过万山站后一路向西南还要再走近10站,比张家湾南,比襄阳学院南,还比隆中植物园更南。可是细看“襄阳说”征引的史料,不对了,让人越看越糊涂 ——

襄阳说无视自家鼻祖习凿齿记述,移花接木把清代纪念性建筑‘’隆中十景‘’所在的古隆中‘’套路‘’成躬耕地,着实难以让国人信服。还是尊重诸葛亮《出师表》自述:‘’臣本布衣,躬耕于南阳‘’,‘’南阳诸葛庐‘’早在盛唐时已经誉满天下,可信。

一、“襄阳说”征引的王牌史料是习凿齿在《汉晋春秋》中说:“亮家于南阳之邓县,在襄阳城西二十里,号曰隆中。” ——这个方位有错,出襄阳城一直向西走20里到不了隆中,会到襄阳县的泥咀镇。去隆中的方向是西南。不知为何习凿齿讳言“南”字?更不知习凿齿早先在《襄阳记》已经说过“襄阳有孔明故宅,有井,深五丈,广五尺,曰葛井。”为何偏又要改口?这一改就露了馅,说隆中属邓县原来是作伪。

谢谢大家,祝春节快乐!

二、刘宋时代盛弘之《荆州记》也是“襄阳说”经常引用的史料。史料说:“襄阳西北十里许,名为隆中,有孔明宅。”——这也不对。“襄阳西北十里”更到不了隆中,应该是到了万山以北而且过了江,那不是到邓县境内了么?

图片 12

三、再引一条被潘正贤连刷过七八遍、重点论证并称为‘’活化石‘’的史料,即唐李吉甫《元和郡县图志》:“诸葛亮宅,在县西北二十里。”——这更不对了。老潘你自己说说,出襄阳城往西北20里能不能到隆中?我看只能过江更加深入邓县。

回答:

这三条被“襄阳说”引烂了的史料,其实都帮不了“襄阳说”。笔者百思不得其解:那么多襄阳说学者的眼神为何一起不济?

没文化真的很可怕,我真为现在的南阳网友担心,根本不读书,就在网上看其他“南阳说”编故事,然后就以讹传讹。我来说说题目中所提的问题。题目中说史学大家史念海、王子今、王震中等都不认定诸葛亮躬耕于襄阳隆中,纯属南阳人自己编造事实。
图片 13

补充列举几处‘’亮宅‘’史料:①清张鹏翮《忠武志.武侯祠庙》说:“一庙在襄阳西北二十五里隆中山,侯隐居于此”。②《诸葛亮集.遗迹篇》引《襄阳府志》说:“隆中山在府城西北二十五里,孔明常居于此”。③《荊州图副》说:“邓城旧县西南一里,隔沔有诸葛亮宅”。④《诸葛亮集.遗迹篇》按语说:“诸葛亮宅在县东二十里”。⑤“襄阳县南十里有卧龙山,二十里有伏龙山”等记载。⑥现在隆中的亮宅。

这个问题回答中不少南阳网友鱼目混珠,我将用事实一一说明。希望南阳网友速度找块纱布,免得脸红的像猴子屁股被人看见!

——综上所述,结论有二:

史念海支持“南阳说”?纯属部分南阳网友胡扯!

图片 14
大家可以仔仔细细看看南阳人自认为支持“南阳说”论文《论诸葛亮的攻守策略》,论文开篇点明“刘备三顾隆中”,然后写“脍炙人口的《隆中对策》”,文中洋洋洒洒写的很清楚主要分析隆中对,而且以“荆、襄”为中心“以窥宛洛”,南阳网友居然敢说史念海是支持“南阳说”,史念海自己都觉得冤枉,南阳网友不觉得羞愧吗?

一、《隆中对》又名《草庐对》,文章内容摘录自《三国志.蜀志.诸葛亮传》记述的‘’三顾茅庐‘’对话章节,作者陈寿,《隆中对》或《草庐对》篇名均为清代文人所起,与陈寿无关。

王子今支持“南阳说”?纯属部分南阳网友胡扯!

图片 15
大家同样可以好好看看南阳网友列举出来的所谓王子今支持“南阳说”的论文,稍有文化的人都可以看出,这明明白白说的“汉代南阳”也就是主要指东汉的南阳郡,有个“南阳”就是现在的南阳?部分南阳网友过分解读,确实暴露了自己的学历!不得不佩服王子今用这种模糊的概念就让南阳网友给他不断的宣传,王子今估计要笑晕了。而史学界看这篇论文都非常清楚指的是“南阳郡”而不是现在的“南阳市”。

二、《隆中对》之‘’隆中‘’史料记载有多处,‘’隆中‘’在东汉南阳郡某个地方,并不必须对应今日汉水南岸之襄阳‘’古隆中‘’。(以上为转贴内容)
图片 16
(当代襄阳学者于襄生先生编纂的《隆中志》第125页所收录史籍,清晰记载隆中位于南阳卧龙岗)

王震中支持“南阳说”?尚不能自圆其说!

王震中估计是最胆大的,敢违背史料信口开河,虽然不敢明说诸葛亮躬耕地就在现在的南阳市,但是大量史料记载南阳郡管辖隆中的情况下他居然敢大声疾呼南阳郡和南郡以汉水为界,意图说明隆中不属于南阳管辖。为了出名和讨好现在的南阳人他又说张衡当时在南阳郡。请问王震中:张衡的《南都赋》你读过吗?《南都赋》就是写南阳郡的事,为什么还写了汉江南岸襄阳万山地区“游女弄珠于汉皋之曲”的传说。汉皋山就是万山就在汉江南岸,今天属于襄阳市。张衡《南都赋》收入了汉江南岸的汉皋山的传说,这就说明南阳郡的管辖范围在东汉时就跨过汉江管到了汉江南岸。
图片 17

当然还有很多史料看我以前的文章,我这里就不一一列举了!大家好,我是襄阳甜!欢迎大家关注我的头条号,我的口号是:和你一起让襄阳在头条上甜起来! 你有什么问题可以直接在文章下面评论或私信我,我将真诚的与你交流,希望成为你头条上最好+V朋友!

回答:

图片 18
《三国志》记载的诸葛亮在隆中“躬耕陇亩,”此隆中非襄阳阿头山,而是南阳卧龙岗。

《出师表》 中的躬耕于南阳,指的就是南阳城西八里的卧龙岗,因岗南有一隆中小村 ,诸葛躬耕地处于隆中村傍,故后有关史记称孔明躬耕于隆中,此隆中非襄阳城西阿头山。

襄阳伪隆中,原名阿头山,地处汉水南岸,东汉属南郡管辖,两汉三国皆无此地隆中的记载。东晋襄阳习凿齿崇拜诸葛亮,便将阿头山号曰为隆中,以此为自己家乡添光增彩。自此以后,襄阳历代政学工商皆以此为傲,企图将阿头山替代南阳卧龙岗,将处于汉水南岸的阿头山硬塞给南阳郡,称诸葛亮自述的躬耕于南阳,此南阳非彼南阳,称此南阳是南阳郡,而非宛,歪曲事实,恬不知耻。要知道,《史记》秦昭王27年,宛同时兼南阳名。诸葛亮写《出师表》时,襄阳已经设郡二十余年,若亮躬耕于襄阳伪隆中阿头山,绝不会说躬耕于南阳。襄阳歪曲历史,颠倒黑白的伎俩,只能自娱自乐罢了,稍有常识的人都能够识别其中原委。
图片 19
图片 20

回答:

丁宝斋,湖北省丹阳江口市人。他要是河南人就不这么说了。

回答:

大家都在引经据典,各有实证。我才疏学浅,古文读的不多,历史也记的不清,但是却有一个疑问一直没搞清楚。有请襄阳说的朋友指点一二。

凤雏庞统是襄阳人,这是大家都认可的,没有任何争议。从他以我介绍时按郡望自称襄阳庞统可以看出他自己也是很认可自己是住在襄阳的。

再说孔明,襄阳说的朋友一口咬定,他是躬耕于襄阳。我不知道孔明自己知不知道自己住在哪里?很可能他真不知道,因为他自我介绍是以郡望自称南阳诸葛孔明。

襄阳说的朋友不断以朋友圈来佐证孔明是躬耕在襄阳的。因为他老婆是襄阳的,他老丈人是襄阳的,他朋友是襄阳的(包括庞统),所以孔明必须是襄阳的。

这时我就疑惑了,难道诸葛亮有健忘症,好好的襄阳诸葛亮不用,非拉上不沾边的南阳,非要自称南阳诸葛孔明!还是他真的神机妙算,故意留下个千古难题调戏一下后人。

鄙人愚钝,想请襄阳说的朋友指正一二。

回答:

谢邀。

宛城又名南阳城,何以见得?《史记》秦昭王27年,宛同时兼南阳名。历来南阳可代指宛城。说宛城不是南阳,躬耕南阳是隆中的可以面壁去了。

《隆中对》(也称《草庐对》)是明清时文人对陈寿《三国志.诸葛亮传》中记述刘备三顾茅庐拜访诸葛亮时谈话过程及内容的概括定义。细阅《隆中对》一文,正文并无“隆中”二字出现,亦没有交待“躬耕陇亩”所在地位于襄阳隆中或南阳卧龙岗,概因陈寿缺乏第一手关于躬耕地史料,只能沿袭面临同样困境的前人习凿齿的说法,把(襄阳)隆中记述为“亮家”(故宅),而对躬耕地望(具体位置)做模糊处理。题目附文粘贴的丁宝斋软文曲解《隆中对》、移花接木鼓吹躬耕隆中明显造假,无学者风骨,不值一哂。因此题主说“《三国志》都记载诸葛亮在隆中躬耕陇亩”,毫无道理;加之有诸葛亮自述“臣本布衣,躬耕于南阳”反证其谬,所以”有专家说隆中并不是真正躬耕地”,自然顺理成章了。

韩国有个山寨版的襄阳——韩国江原道襄阳郡,这个襄阳郡为宋末被元军捕获并放逐到韩半岛的襄阳生券军及其后代所建,该郡克隆了到宋末为止襄阳城的著名地标,如汉江、岘山、堕泪碑、鹿门寺、襄阳古城、太平楼、石桥等地名,独独缺了一个现今来说大名鼎鼎的古隆中,为什么呢?原来在宋末生券军时代,襄阳隆中仅存在于东晋襄阳人习凿齿的《汉晋春秋》里,并无实物对应;现址古隆中始建于明清时代。与生券军同时代的宋末元初大文人元好问在其诗作《丰山怀古》里有“炎精昔季兴,卧龙起隆中”之叹,可惜这个隆中是指当时已名扬天下的南阳卧龙岗。

至于躬耕地争议,笔者支持南阳说。以前论述很多,信者恒信,不信者恒不信,在此不再赘述。

谢谢大家。

图片 21

回答:

关注望峰鸢,共同探讨真实历史。谢谢大家!

一、标题造假!!

1、《三国志》记载诸葛亮在隆中“躬耕陇亩”??

真的??

请给我找出《三国志》有关诸葛亮在“隆中”??别说了,《三国志》就无“隆中”这个名字,何来诸葛亮在隆中??何来“躬耕隆中”??

图片 22

二、湖北襄樊砖家——丁宝斋造假

1、他说《三国志》记载“玄卒,诸葛亮就去襄阳城西二十里的隆中躬耕”——这是光天化日之下造假!

2、真的?请给我找出诸葛亮“躬耕隆中”的记载?。

如果《三国志》记载了??那怎么会有今天的争议??

3、实际上,《三国志》记载躬耕地只有3处

(1)躬耕于南阳

(2)躬耕于野

(3)躬耕陇亩

回答:

三、所以,大韩民国江原道襄阳郡棒子——无耻!!

回答:

此问答口吻本身就是“襄阳说”的意淫,是襄阳惯用的瞒天过海,移花接木伎俩。事实是陈寿的《三国志》不仅没有隆中,连“襄阳”都没有提,包括习凿齿也没有说过什么“诸葛亮在隆中躬耕陇亩”这样的话。诸葛亮说的是“臣本布衣,躬耕于南阳”。《三国志》记载的是“玄死,亮躬耕陇亩”,裴松之注是“自汉以南为南郡,自汉以北为南阳郡”。隆中是“亮家”,没有说过“躬耕南阳”是在隆中。上边的话就是“襄阳说”学者丁宝斋自己说的。这样的话,《头条》也信?

回答:

翻开文史哲杂志,的确可以看到中《隆中志》编者丁宝斋的文章:襄阳隆中诸葛亮故居。

图片 23

文中丁宝斋也的确引用了陈寿《三国志·诸葛亮传》的部分内容。看到这里,不由得想,即然描写三国历史的权威著作《三国志》都写了诸葛亮在“玄卒”后到“襄阳城西20里的隆中‘躬耕陇亩’”,为吗史念海、王子今、王震中等史学大家还一致认定诸葛亮躬耕于今天的南阳呢?

图片 24

权威的中学语言文教科书上也认定诸葛亮躬耕陇亩的地方就是今天的南阳市呢?

图片 25

究竟是《三国志》记载错了,还是王子今等史学大家论证错了?

解铃还须系铃人!

看了史学大家的论证和语文教课书的注解,看了《隆中志》编者丁宝斋的文章,我们再来看一看《三国志》原文!

图片 26

天哪,那来的“后玄卒,诸葛亮就到襄阳城西20里的隆中躬耕陇亩”???作为《隆中志》的主编,丁宝斋当属襄阳一代文人,难道?也许?或者?可能?怎么会。。。。。。

不过仔细回忆一下, 丁宝斋先生主编《诸葛亮躬耕何处》一书,引用《资治通鉴》的话时,把原文‘襄阳’二字删去,变成‘初,琅琊诸葛亮寓居○○隆中’(○○原文此处有“襄阳”二字,丁删除此二字是为了回避隆中归襄阳管辖的事实)。既想引用司马光的话(初琅琊人诸葛亮寓居隆中),又想回避‘襄阳’二字,太聪明了!只是这样篡改史料,。。。。。。

图片 27

丁宝斋在其主编的《隆中志》中引用唐诗人胡曾的诗:图片 28

然而,那首叫所谓“隆中山”的唐诗,其实原文是《咏史诗。南阳》,丁宝斋呀丁宝斋

图片 29

想有理有据吗?南阳人民出版社出的书!自己看吧!这就是证据!

图片 30
图片 31
图片 32
图片 33
图片 34
图片 35
图片 36
图片 37回答:

襄阳说自相予盾,已经被人们所抛弃,襄阳说本质就是一些人胡搅蛮缠蹭南阳的热度,①臣本布衣躬耕南阳 ②南阳卧龙岗是历朝历代官方祭拜纪念诸葛亮的地方 ③教科书关于南阳的注释为南阳一今南阳市,④南阳卧龙岗历史悠久文化灿烂襄阳隆中多为近现代建筑文化底蕴根本不是一个档次。

回答:

其实类似这种问题感觉很无聊,几百年前的人都争论不休,古人都说了不要再争论了,各自发展各自的就行了,无非就是吸引个旅游,创造个就业。头条上隔三差五出现一个这样的东西,我感觉是别有用心的人在刷存在,蹭热度,说实话懒得理,可总有人邀请来回答,在这里我表明态度:类似问题毫无意义,只能让提问者的丑陋目的得以实现,明白的人都不屑于回答,如果还事物于本来就尊重诸葛亮本人。写出师表的时候他并没有痴呆。在他本人那个年代,南阳襄阳都是繁华之地,在哪里就是在哪里,不至于明明在襄阳非要说在南阳,尤其是给皇帝一把鼻子一把泪的写表,更不会让皇帝产生歧义。只能说天下本无事,是别有用心的人在搅这一潭春水。地域之争回归理性,名人之争,也要正本清源,不要搞攻击,搞割裂

回答:

铁证如山,历史证明,躬耕与南阳。南阳人骄傲。

回答:

中国自古就是山之南为阳,水之北为阳,诸葛亮善识阴阳不会不知道吧,汉水之南还能称南阳?

回答:

就一个证据,西晋皇帝在南阳城区为诸葛亮立下衣冠冢! 不服来辩!卧龙岗地名不是近代才有的,古地名,沿用至今!诸葛亮被称为卧龙先生,后人在卧龙岗立衣冠冢! 襄樊和南阳这么近,立衣冠冢不会立在一个跟此人毫无关系的地方吧?

本文由万搏娱乐发布于关于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诸葛亮躬耕地南阳即宛城的证据有哪些,记载诸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