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新觉罗,穆尔哈齐

爱新觉罗·穆尔哈齐是清太祖同父异母的兄弟,老母是皇妃李佳氏。Moore哈齐封爵多罗勇状贝勒,随清太祖一起创办实业,是西魏的开国功臣之一,为满清最先政权的确立、发展立下殊勋茂绩,也使得肉体受创,前期无法应战,于1620年过去,享年伍拾伍周岁,谥号“勇壮”。人选毕生 塔克世共有三个孙子,长子爱新觉罗·爱新觉罗·努尔哈赤爱新觉罗·努尔哈赤,Moore哈齐是第二子,另外还应该有第三子舒尔哈齐,第四子雅尔哈奇,第五子巴雅拉,当时都被称作贝勒。 “贝勒” 是满语,为清初塔塔尔族贵族的一种称号,其岗位相当于新兴的诸侯,精通着军事和政治大权。在太祖清太祖出征之后,Moore哈齐就一再会同征伐,战功卓著,被赐号清巴图鲁(汉语翻译为“诚毅”)。后于福临四年八月,追封为多罗贝勒,谥曰“勇壮”。 Moore哈齐,生情勇猛,文韬武略,年少时,每遇打架事,必亲临之。其兄清太祖起兵开始的一段时代,宗族内众叛亲离,六祖子孙相继侵害于清太祖,使其身处险境,楚歌四面。那时,Moore哈齐却不顾族人的劝阻,跟随兄长清太祖在险象环生的下坡路中一道创办实业。 万历十一年5月,爱新觉罗·努尔哈赤以十三幅遗甲起兵,由于是起兵之初,兵力弱小,只好靠家族中的老爹和儿子兄弟们团结一致,为了生活而奋勇杀敌, 冲刺陷阵,技艺立于攻无不克。就是由于爱新觉罗家族的弟兄们在应战中勇于顽强,才使的家门的势力不断得以扩充,成为辽东的一支首要的武装力量。Moore哈齐作为家族中优良的一员,自幼就被公众称为勇士。正如《清史稿》中所云,他“文武兼济, 每首先登场陷阵”,为爱新觉罗家族的兴起, 立下了劳苦功高。 爱新觉罗·努尔哈赤兄弟起兵之初,驻守在北砬背山城中,由于山城险峻的大军防备条件,使得他们数十次得逞地阻止了外来势力的剿杀。可是,山城对外的交通条件,却对清太祖的出征带来了相当的多的辛劳。北砬背山城通向外部的征途,必经六祖子孙居守的章甲城,此时,六祖子孙都是清太祖兄弟为敌,每当爱新觉罗·努尔哈赤与穆尔哈齐兄弟率众前行时,六祖子孙就算不干预其部的上进,也会将爱新觉罗·努尔哈赤兄弟攻打的指标派部众文告对方,使得他们多次出征都无功而返。 明万历十一年4月,Moore哈齐随太祖爱新觉罗·努尔哈赤讨伐哲陈部,由于是刚刚进军,人马甚少,仅率兵五百,出征途中,蒙受大水拦阻去路,清太祖便决定让大队人马回营,仅带绵甲兵54人,铁甲兵三十个人,共83人前往。何人知有嘉哈部的首领苏库赉呼暗中派人密告哲陈部主,使敌军有了防备,共集中托漠和、章甲、巴尔达、萨尔浒、界藩五城人马八百余名, 蜂拥而来, 欲与清太祖兄弟们决一血战, 并将武力布阵于界藩、浑河结束南山周围, 威风凛凛, 触机便发。 事先, 爱新觉罗·努尔哈赤已安插了哨兵寻察, 但哨兵开掘敌军后, 慌忙之间, 却迷了路, 未能马上找到清太祖的武装;而努而哈赤又感觉有哨兵在四面八方探察, 未加防范, 当数百敌军忽然出现于前方, 有如从天而降一般, 出人意表, 大大震惊了清太祖所领军卒的军心,兵丁们及时怯敌,显流露心惊胆悬的神色,不敢与敌应战。六祖中包郞阿的外孙子札亲、桑古礼几个人一见敌兵强盛,吓得解下本身的铠甲交给了从人,准备沿山路逃跑,不时军心大乱。清太祖见状大怒, 高声责问三人道:“汝等平素在家, 每自称雄于族中, 今见敌兵, 何故心祛, 解甲于人?” 。 即使清太祖怒斥了族弟, 但并未有见到功用, 这二位仍不听令, 同行军卒也不敢迎敌上前, 在那急切关头, 如再无人迈入应战必然会使军心通透到底崩溃, 全军必灭无疑。爱新觉罗·努尔哈赤虽想指挥部众冲杀迎敌,但属下乱成一团,根本不听号令。呵止不住部众的清太祖只得拼着生命,本身催马迎敌,身边唯有穆尔哈齐和颜布禄、兀凌噶三人。几个人偷偷地尾随在大队仇敌的末尾,寻觅时机,打击仇敌。尾随至湖南崖时,两个人开采有十五名冤家从边上的羊肠小道上向她们那边走来。清太祖等人将帽缨摘掉,掩饰起来。待冤家好像时,爱新觉罗·努尔哈赤首发一箭,射死了走在最前面包车型客车敌兵,Moore哈齐又发一箭射死了别的一名敌兵。别的敌兵不知伏兵多少,慌忙奔逃,都滚下了甘肃崖摔死。清太祖与Moore哈齐五个人弃马躬身,悄悄地类似敌人的大队,乍然发起攻击,一阵砍杀,仇敌民代表大会队当即混乱起来,互不统属的各城寨人马遥遥超越向后逃命。爱新觉罗·努尔哈赤兄弟“多少人勇敢步射,直入重围”,杀敌二十余名,追得仇人遥遥当先渡浑河逃命。 穆尔哈齐随爱新觉罗·努尔哈赤渡河追至云南崖,发掘众敌复又集中杀来,爱新觉罗·努尔哈赤机智地脱帽诱敌隐身,张弓对冲在最前方的大敌一箭射去,利箭贯脊使其倒地而亡。Moore哈齐也射死一个人。一阵应战之后,敌军纷纭低头,余者或逃窜、或坠崖而死。在此番以被动变主动的应战中,爱新觉罗·努尔哈赤与Moore哈齐兄弟以多少人击退了八百余人仇敌的进攻,扭转了战局。大战结束后,爱新觉罗·努尔哈赤针对此番之役,感慨的说道:“今日之役以几人败八百众,天助笔者也”。(见《清史稿·太祖本纪》)。 后来, 1616年, 清太祖在赫图阿拉赤贫如洗东魏国, 即位称帝时, 将年号定为“天命”, 有史家称缘于此。 为了撤销来自宗族内部的敌对势力,Moore哈齐极力主见收服六祖宝实子孙所占用的章甲城。在他的主持下,清太祖与其伙同,以顿然袭击的国策一举拿下了章甲城,将城中的族众收归已有,扫除了上下一心门前的绊脚石,震慑了三祖索长阿的儿孙。 万历十六年七月,Moore哈齐与其兄清太祖一同,率军攻取了原先率部众截杀本身的哲陈部托漠河城,俘获人畜而还。随后挥师诛讨鹅尔浑城。在进军鹅尔浑城途中Moore哈齐在先开挖,清太祖在后压阵,一路所经之处,都以仇人,穆尔哈齐率部沿途厮杀,才过来鹅尔浑城下。在攻打鹅尔浑城时,爱新觉罗·努尔哈赤肩部中箭,浑身上下三十多处受到损伤,无力指挥打仗。关键时刻,穆尔哈齐挺身而出,代兄指挥,取得了本次攻打鹅尔浑城的出奇打败。 当爱新觉罗·努尔哈赤统治势力日益扩张后,Moore哈齐数十次率兵征伐,每战必先士卒,前后相继出动格尔木河、纳殷、珠舍里等部,将其击溃。为称誉Moore哈齐的业绩,爱新觉罗·努尔哈赤赐其青巴图鲁称号,汉语翻译为诚毅勇士。同理可得,Moore哈齐在追随兄长爱新觉罗·努尔哈赤创办实业中,以其忠诚、猛烈、勇猛而相当受兄长清太祖的青睐与钟爱。 万历十八年11月,Moore哈齐与老马额亦都一同率兵攻打巴尔达城,当部队行军至浑河时,正值汛期,河水暴涨,大军不可能涉渡,部属皆劝Moore哈齐、额亦都三位,率兵回返复命。Moore哈齐厉诫部属,“受命出征,安能不战遇水而返耶?”随令善泅水土卒,贡索泅渡,将绳子连接两岸抓好树上,大队士卒扶索而渡,高出浑河。巴尔达城中守军,自认为浑河河水狂升,产生了一道天然屏障,穆尔哈齐所率的军马,纵有天天津大学学的才具,也不会在此际渡过浑河,前来攻城。因而放松了全城的部队防范。率部渡过浑河的Moore哈齐、额亦都四个人决定,将部众遮掩起来,待到夜里仇敌无备时,发起攻击。当晚,摩尔哈齐、额亦都几位发出攻城命令,所部将士奋勇猛攻。城中守军从睡梦里受惊而醒,有此军官来不如披甲持械与攻城将士拒战,两军接战,矢石如蝗,额亦都首首先登场城,身受创伤五十余处,部众的指挥大权落在了Moore哈齐一个人身上。在双方交火最霸气的随时,Moore哈齐亲率将士搏杀,肉体多处受到损伤,仍率众奋战不已,终于据有了巴尔达城,凯旋归来。Moore哈齐率军回返时,其兄爱新觉罗·努尔哈赤出城外接待,设宴慰劳全军,重奖了Moore哈齐与额亦都肆人。 在盛名于世的古勒山战争前夜,素有军事指挥天赋的爱新觉罗·努尔哈赤,面临着十倍于已的九部联军,也显得力不能及。本人部众中,兵微将寡,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怎么布局也不足以与敌兵抗衡。此时,文武双全的Moore哈齐向四弟建议,由自身率一队精兵埋伏在古勒山后,当敌兵大队来到时,兵多将广,必然会挑选在古勒山前的乐天地古勒之野列队结阵,乘仇人列队结阵不稳之机。自个儿率精兵突击,选用擒贼先擒王的战略,打乱敌人的阵角,然后由清太祖指挥全线冲击,一举能够制伏敌军。 清太祖选择了兄弟Moore哈齐的提议,令其率一队强劲骑兵悄悄地潜伏在古勒山后,找出战机。九部联军到来后,叶赫部贝勒布寨以九部联军总司令的地位命令部队围攻古勒城。城中滚木雷石齐下,两军激战,杀声连天。双方正在激战时,Moore哈齐率骑兵大步扫帚星般地冲了出来,直接冲入到了九部联军攻城的枪杆子中,有毛病,九部联军大乱,叶赫部贝勒布寨惊险之余,尚不清楚冲到最近的骑兵是怎么回事时,本人的坐驾被滚木绊倒,将她摔了下去。布寨还没赶趟爬起来,被冲过来的骑兵挥刀砍死。九部联军一见统军主帅被杀,全队立即慌忙起来,遥遥当先逃命。爱新觉罗·努尔哈赤指挥大队军官和士兵转守为攻,征服了九部联军,活捉了乌拉部的布占泰。获得了古勒山战斗的全胜。 由于在创办实业开始的一段时代,琴心剑胆的Moore哈齐,每战必征,战则率先,致使肉体多次受创。中期,随着伤病的困扰,不可能从征,被恩养在家庭,后初秋命两年七月,在赫图阿拉城家中归西,时年六八岁。 穆尔哈赤长逝后,清太祖亲自临祭,将其安葬。Moore哈赤葬于虎栏哈达之郝图阿喇(今广东省新南岗区永陵镇老城村)。天命五年3月17日迁葬于定西城东南阳三百山岗东京(Tokyo)陵处。同不常候迁葬者有:“景祖翼天皇及皇后”、“显祖宣皇上及皇后”、孝慈高太后、礼敦巴图鲁、达尔汉巴图鲁、贝勒祜尔哈齐、褚英等灵。 清王朝入主中原后,福临十年,爱新觉罗·福临下诏追封谥。Moore哈齐的孩子 孙子Moore哈齐有子10位,有封有爵者、有嗣者6人。 第一子萨哈廉 第二子达尔察,奉恩辅国刚烈公,其后裔分隶左翼正蓝旗远支宗室第七族。 第三子硕弼基 第四子务达海,奉恩固山襄敏贝子,其后裔分隶左翼正蓝旗远支宗室第九族。 第五子汉岱,奉恩镇国公,其后裔分隶左翼正蓝旗远支宗室第二族。 第六子噶巴喇 第七子塔海,奉恩辅国公,其后裔分隶左翼正蓝旗远支宗室第十三族。 第八子唐喀 第九子祜世塔,奉恩辅国公,其后裔分隶左翼正蓝旗远支宗室第五族。 第十子喇世塔,奉恩辅国公,其后裔分隶左翼正蓝旗远支宗室第十二族。 第十一子欢齐费扬古五个人无嗣无爵。人选评价 在穆尔哈齐一生中,他紧随兄长清太祖创办实业,从不计较个人身份的音量与权力的高低,更不插足权力之争的政治互殴而深得清太祖的倾慕。 后世的清史专家们对Moore哈齐的骁勇皆加称扬, 如杨学琛在所著《东晋八旗王公贵族兴衰史》中说:“其实, 那并天助, 而是穆尔哈齐不畏强敌, 敢于在弹尽粮绝之时,挺身而出的结果。”

爱新觉罗·穆尔哈齐,为塔克世宣皇上爱新觉罗·塔克世之子,清太祖努尔哈赤同父异母之弟,出生于明嘉靖四十年 ,生母为古鲁礼之女—皇妃李佳氏。Moore哈齐为明清开国元勋之一,为满清政权开始时期的腾飞立下过丰功伟烈。 塔克世共有多少个外甥,长子爱新觉罗·爱新觉罗·努尔哈赤努尔哈赤,Moore哈齐是第二子,别的还会有第三子爱新觉罗·舒尔哈齐,第四子爱新觉罗·雅尔哈奇,第五子爱新觉罗·巴雅拉,当时都被称作贝勒。 “贝勒” 是满语,为清初纳西族贵族的一种称号,其岗位也等于新兴的诸侯,驾驭着军事和政治大权。在太祖清太祖进军之后,Moore哈齐就频仍及其征讨,战功卓著,被赐号清巴图鲁。后于爱新觉罗·福临七年6月,追封为多罗贝勒,谥曰“勇壮”。 Moore哈齐,生情勇猛,出将入相,年少时,每遇打架事,必亲临之。其兄清太祖起兵前期,宗族内众叛亲离,六祖子孙相继侵害于清太祖,使其身处险境,楚歌四面。那时,Moore哈齐却不顾族人的劝阻,跟随兄长清太祖在高危的下坡路中国共产党同创办实业。 万历十一年七月,爱新觉罗·努尔哈赤以十三幅遗甲起兵,由于是起兵之初,兵力弱小,只好靠家族中的父子兄弟们打成一片一致,为了生存而英勇杀敌, 冲刺陷阵,技术立于不蔓不枝。就是由于爱新觉罗家族的兄弟们在交火中山大学侠顽强,才使的家族的势力不断得以增加,成为辽东的一支主要的武装。穆尔哈齐作为家族中名列头名的一员,自幼就被大家誉为勇士。正如《清史稿》中所云,他“文武全才, 每先登陷阵”,为爱新觉罗家族的兴起, 立下了劳苦功高。 清太祖兄弟起兵之初,驻守在北砬背山城中,由于山城险峻的枪杆子堤防条件,使得他们每每成功地拦住了外来势力的剿杀。不过,山城对外的交通条件,却对清太祖的进军带来了比比较多的辛勤。北砬背山城通向外部的道路,必经六祖子孙居守的章甲城,此时,六祖子孙都是清太祖兄弟为敌,每当努尔哈赤与Moore哈齐兄弟率众前行时,六祖子孙固然不干预其部的向上,也会将爱新觉罗·努尔哈赤兄弟攻打客车目的派部众文告对方,使得他们反复出征都无功而返。 明万历十一年7月,Moore哈齐随太祖清太祖征讨哲陈部,由于是刚刚进军,人马甚少,仅率兵五百,出征途中,碰着大水拦阻去路,清太祖便决定让大队人马回营,仅带绵甲兵伍10个人,铁甲兵三13位,共八十三人前往。何人知有嘉哈部的法老苏库赉呼暗中派人密告哲陈部主,使敌军有了堤防,共集中托漠和、章甲、巴尔达、萨尔浒、界藩五城人马八百余名, 蜂拥而上, 欲与清太祖兄弟们决一血战, 并将武力布阵于界藩、浑河直到南山内外, 威仪非凡, 千钧一发。 事先, 爱新觉罗·努尔哈赤已配备了哨兵寻察, 但哨兵开采敌军后, 慌忙之间, 却迷了路, 未能即刻找到爱新觉罗·努尔哈赤的部队;而努而哈赤又以为有哨兵在所在探察, 未加堤防, 当数百敌军猛然冒出于前方, 有如从天而下一般, 出人意料, 大大震动了爱新觉罗·努尔哈赤所领军卒的军心,兵丁们马上怯敌,显流露心惊胆悬的表情,不敢与敌应战。六祖中包郞阿的外甥札亲、桑古礼三位一见敌兵强盛,吓得解下自个儿的铠甲交给了从人,企图沿山路逃跑,一时军心大乱。爱新觉罗·努尔哈赤见状大怒, 高声责问多少人道:“汝等一贯在家, 每自称雄于族中, 今见敌兵, 何故心祛, 解甲于人?” 。 即使努尔哈赤怒斥了族弟, 但并未有见到效益, 那三位仍不听令, 同行军卒也不敢迎敌上前, 在那热切关头, 如再无人迈入应战必然会使军心深透崩溃, 全军必灭无疑。爱新觉罗·努尔哈赤虽想指挥部众冲杀迎敌,但属下乱成一团,根本不听号令。呵止不住部众的爱新觉罗·努尔哈赤只得拼着生命,自身催马迎敌,身边只有穆尔哈齐和颜布禄、兀凌噶四个人。多人悄悄地尾随在大队敌人的末尾,搜索机缘,打击仇敌。尾随至江苏崖时,六人发觉有十五名敌人从一旁的小径上向她们那边走来。爱新觉罗·努尔哈赤等人将帽缨摘掉,隐敝起来。待仇人好像时,清太祖头阵一箭,射死了走在最终面包车型客车敌兵,Moore哈齐又发一箭射死了另外一名敌兵。别的敌兵不知伏兵多少,慌忙奔逃,都滚下了河南崖摔死。爱新觉罗·努尔哈赤与Moore哈齐多人弃马躬身,悄悄地临近仇敌的大队,猛然发起攻击,一阵砍杀,敌人大队当即混乱起来,互不统属的各城寨人马一马当先向后逃命。清太祖兄弟“四个人敢于步射,直入重围”,杀敌二十余名,追得敌人抢先渡浑河逃命。 Moore哈齐随爱新觉罗·努尔哈赤渡河追至黑龙江崖,开采众敌复又集中杀来,爱新觉罗·努尔哈赤机智地脱帽诱敌隐身,张弓对冲在最前方的大敌一箭射去,利箭贯脊使其倒地而亡。Moore哈齐也射死一人。一阵应战之后,敌军纷繁低头,余者或逃窜、或坠崖而死。在这一次以被动变主动的应战中,爱新觉罗·努尔哈赤与Moore哈齐兄弟以四人击退了八百余人仇人的进攻,扭转了战局。战争截止后,清太祖针对这一次之役,感叹的说道:“后天之役以多少人败八百众,天助笔者也”。(见《清史稿·太祖本纪》)。 后来, 1616年, 爱新觉罗·努尔哈赤在赫图阿拉起家秦朝国, 即位称帝时, 将年号定为“天命”, 有史家称缘于此。 为了免除来自宗族内部的敌对势力,Moore哈齐极力主张收服六祖宝实子孙所占用的章甲城。在她的主见下,爱新觉罗·努尔哈赤与其伙同,以忽然袭击的计策一举攻破了章甲城,将城中的族众收归已有,扫除了投机门前的阻力,震慑了三祖索长阿的儿孙。 万历十四年7月,穆尔哈齐与其兄清太祖一齐,率军攻取了原先率部众截杀自个儿的哲陈部托漠河城,俘获人畜而还。随后挥师征伐鹅尔浑城。在进军鹅尔浑城路上Moore哈齐在先开挖,清太祖在后压阵,一路所经之处,都是仇敌,Moore哈齐率部沿途厮杀,才到来鹅尔浑城下。在攻打鹅尔浑城时,爱新觉罗·努尔哈赤肩部中箭,浑身上下三十多处受到损伤,无力指挥打仗。关键时刻,Moore哈齐挺身而出,代兄指挥,获得了本次攻打鹅尔浑城的战胜。 当清太祖统治势力日益扩充后,Moore哈齐数13回率兵征讨,每战必先士卒,前后相继出动柳江、纳殷、珠舍里等部,将其克服。为赞叹Moore哈齐的功业,清太祖赐其青巴图鲁称号,汉语翻译为诚毅勇士。同理可得,Moore哈齐在追随兄长爱新觉罗·努尔哈赤创办实业中,以其忠诚、刚强、勇猛而相当受兄长爱新觉罗·努尔哈赤的赏识与钟爱。 万历十两年11月,Moore哈齐与老将额亦都一起率兵攻打巴尔达城,当武装行军至浑河时,正值汛期,河水狂升,大军不能够涉渡,部属皆劝Moore哈齐、额亦都三位,率兵回返复命。Moore哈齐厉诫部属,“受命出征,安能不战遇水而返耶?”随令善泅水土卒,贡索泅渡,将绳子连接两岸抓实树上,大队士卒扶索而渡,赶上浑河。巴尔达城中守军,自以为浑河河水大涨,形成了一道天然屏障,Moore哈齐所率的军马,纵有天津高校的技术,也不会在此际渡过浑河,前来攻城。因而放松了全城的武装力量堤防。率部渡过浑河的Moore哈齐、额亦都三位说了算,将部众遮掩起来,待到夜晚敌人无备时,发起攻击。当晚,Moore哈齐、额亦都三人发生攻城命令,所部将士奋勇猛攻。城中守军从睡梦之中惊吓醒来,有此军官来不比披甲持械与攻城将士拒战,两军接战,矢石如蝗,额亦都首首先登场城,身受创伤五十余处,部众的指挥大权落在了Moore哈齐壹个人身上。在两个交锋最霸气的随时,Moore哈齐亲率将士搏杀,身体多处受到损伤,仍率众奋战不已,终于砍下了巴尔达城,凯旋归来。Moore哈齐率军回返时,其兄爱新觉罗·努尔哈赤出城外接待,设宴慰劳全军,重奖了Moore哈齐与额亦都三位。 在有名于世的古勒山战役前夜,素有军事指挥天赋的清太祖,面临着十倍于已的九部联军,也突显力所不及。自个儿部众中,兵微将寡,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怎么布署也不足以与敌兵抗衡。此时,大智大勇的穆尔哈齐向兄长提出,由友好率一队精兵埋伏在古勒山后,当敌兵大队赶到时,兵多将广,必然会接纳在古勒山前的乐观地古勒之野列队结阵,乘仇人列队结阵不稳之机。本身率精兵突击,采纳擒贼先擒王的战略,打乱仇敌的阵角,然后由爱新觉罗·努尔哈赤指挥全线冲击,一举能够制服敌军。 爱新觉罗·努尔哈赤选用了三哥穆尔哈齐的提议,令其率一队强硬骑兵悄悄地掩饰在古勒山后,搜索战机。九部联军到来后,叶赫部贝勒布寨以九部联军总司令的身份命令部队围攻古勒城。城中滚木雷石齐下,两军激战,杀声连天。双方正在激战时,穆尔哈齐率骑兵大步流星般地冲了出来,直接冲入到了九部联军攻城的人马中,一时,九部联军政大学乱,叶赫部贝勒布寨危急之余,尚不清楚冲到眼下的骑兵是怎么回事时,本人的坐驾被滚木绊倒,将他摔了下去。布寨还没来得及爬起来,被冲过来的骑兵挥刀砍死。九部联军一见统军主帅被杀,全队即刻慌忙起来,一马当先逃命。爱新觉罗·努尔哈赤指挥大队军官和士兵转守为攻,击败了九部联军,活捉了乌拉部的布占泰。获得了古勒山战斗的全胜。 由于在创办实业前期,文武兼资的Moore哈齐,每战必征,战则率先,致使身体数十次受创。早先时期,随着伤病的麻烦,不可能从征,被恩养在家园,隋代秋命三年十一月,在赫图阿拉城家庭寿终正寝,时年六捌虚岁。 穆尔哈赤长逝后,爱新觉罗·努尔哈赤亲自临祭,将其下葬。穆尔哈赤葬于虎栏哈达之郝图阿喇(今莱茵河省新南岗区永陵镇老城村)。天命七年二月二十三十一日迁葬于石嘴山城西北阳青云山岗东京(Tokyo)陵处。相同的时候迁葬者有:“景祖翼天子及皇后”、“显祖宣天子及皇后”、孝慈高正仪、礼敦巴图鲁、达尔汉巴图鲁、贝勒祜尔哈齐、褚英等灵。 清王朝入主中原后,福临十年,清世祖下诏追封谥。 家庭 妻妾 穆尔哈齐嫡妻子马佳氏,额思图蒙古之女。继内人钮祜禄氏,来禄浑之女。三娶爱妻他塔喇氏,齐三之女。四娶爱妻阿颜觉罗氏,巴塔之女。五娶老婆叶赫纳喇氏,晏诸贝勒之女。六娶老婆其父姓名不详。 外孙子 穆尔哈齐有子11人,有封有爵者、有嗣者6人。现介绍如下: 第一子萨哈廉 第二子达尔察,奉恩辅国猛烈公,其后裔分隶左翼正蓝旗远支宗室第七族。 第三子硕弼基 第四子务达海,奉恩固山襄敏贝子,其后裔分隶左翼正蓝旗远支宗室第九族。 第五子汉岱,奉恩镇国公,其后裔分隶左翼正蓝旗远支宗室第二族。 第六子噶巴喇 第七子塔海,奉恩辅国公,其后裔分隶左翼正蓝旗远支宗室第十三族。 第八子唐喀 第九子祜世塔,奉恩辅国公,其后裔分隶左翼正蓝旗远支宗室第五族。 第十子喇世塔,奉恩辅国公,其后裔分隶左翼正蓝旗远支宗室第十二族。 第十一子欢齐费扬古四个人无嗣无爵。 后代 查有关史料,有乾隆朝监察经略使禄丰、嘉庆帝朝东阁大大学生禄康为Moore哈齐五世孙;道光帝朝文渊阁高校士耆英为Moore哈齐六世孙。清宣宗朝马莲镇总兵兼内务府大臣庆锡、总管官庆贤为Moore哈齐七世孙;爱新觉罗·光绪帝朝监察太守、鸿胪寺少卿德本,爱新觉罗·爱新觉罗·溥仪朝凤翔都督德祜为穆尔哈齐八世孙;爱新觉罗·爱新觉罗·载湉朝贡士、翰林高校庶吉士、宣统帝朝怀化太史长绍为Moore哈齐九世孙。 另有一支后裔居住现今凌海市西马峰镇新生村前后,属崔洁蓝旗的黄带子。 身后追封 Moore哈齐墓园位于舒尔哈齐、褚英陵园以东约百米。面往北南,取“向巽方位。星型,后墙为半圆形。两进院落。二子达尔察封辅国公,谥号“猛烈”,陪葬于其父摩尔哈齐墓园之内。 由于穆尔哈齐在清初的鹤立鸡群功勋,福临十年八月被追封为多罗贝勒,谥号勇壮。康熙八年奉特旨重修茔园。康熙十年七月二12日圣祖赐碑表墓。 碑文曰: 自古圣上承天托世笃念宗亲,故生则赐以荣封,殁则彰以分誉,典最 屋也。尔清巴图鲁穆尔哈齐,系显天子之子,秉性安详,居心恺悌口追封为多罗勇壮贝勒。埯逝既久,丰碑未树,朕念切本支复隆表著之恩,爱稽成宪,勒者贞珉,用传不朽,庶昭朕敦族之心,永为藩屏之懿典云尔。 爱新觉罗·玄烨十年圣祖亦为Moore哈齐第二子刚烈辅国公达尔察赐碑表墓。碑文曰: 自古主公创办实业垂统,以贻万世,凡属宗支,皆应显号,以重懿亲也。尔大尔差系谥勇壮清巴图鲁Moore哈齐之子。性行纯良,丰碑未树。朕笃念宗亲,爱稽成宪,勒之贞珉,有垂不朽,庶昭朕敦睦怀云尔。 1933年、伪满皇城内府大臣宗室熙洽、穆尔哈齐十世孙宝熙,捐助资金修理祖茔,并树碑。以上三座石碑均为龟趺虫离首。碑后为隔墙,墙有中门,两侧设侧门。墓院中有丘冢两座,西为Moore哈齐墓,东为达尔察墓。丘高各约为九尺,直径为一丈有余,墓下无台基。此墓在20世纪三、四十年份照旧存在,惜今已不存。

归来目录

本文由万搏娱乐发布于历史人物,转载请注明出处:爱新觉罗,穆尔哈齐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