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果气疯李承晚,朝鲜战争中的土耳其军队

图片 1

朝鲜战争后,在北约的扶持下,目前土耳其军队已是全欧洲最为庞大的军队。

朝鲜战争是美国与新成立的联合国组织的首次合作。共有22国向朝鲜半岛派遣军队或医疗部队,16个国家派出了军队。土耳其就是首批主要参战国之一,派出了一个旅。

土耳其军队集合。

在土耳其旅的五千官兵到达朝鲜之后。美军在右翼崩溃的时候让这支部队去堵缺口,这一调遣被美国军史学家形容为“用一个阿司匹林药瓶的软木塞去堵一个啤酒桶的桶口”。

土耳其武装力量由正规军和准军事部队组成,也是北约第二大常设部队,仅次于美国军队,有五个分支超过一百万的军警人员的综合实力。

此时,西线上的美军都在向清川江以南撤退,而他们却受命向着北面的前沿开进。

土耳其正规军分陆、海、空三个军种。

土耳其与南韩军队闹乌龙

土耳其正规军现役部队63.9万人。

土耳其旅出发几个小时之后,便传来了他们“大获全胜”的消息。根据他们自己说,他们“与蜂拥而至的中国军队进行了激烈的战斗”,经过“浴血奋战”不但守住了阵地,而且还抓获了“几百名俘虏”。

预备役部队:37.87万人(41岁以下),其中陆军25.87万人,海军5.5万人,空军6.5万人。

美第二师的军官们听了喜出望外,立即派出情报官和翻译前去审问俘虏,结果没问几句就明白了,土耳其人打垮的是一群溃败下来的南朝鲜第七师的士兵。

准军事部队:18.22万人。宪兵和国民警卫队18万人(其中预备役5万人),装备装甲输送车560辆,直升机65架。海岸警卫队2200人,装备近岸巡逻艇64艘(另外还有一些小艇)、运输机2架。

这些南朝鲜士兵是从志愿军进攻下的德川逃出来,逃进了土耳其旅布防的阵地,这些南朝鲜士兵用英语朝鲜语对土耳其军喊话称是自己人,刚上战场的土耳其人既不懂朝语又不懂英语,以为是志愿军喊话让其投降,结果就打起来了,被他们打死在阵地上的“中国士兵”全是南朝鲜士兵。

驻外兵力:驻塞浦路斯1个军,约3万人。

这一事件震惊了当时在后方南朝鲜的李承晚,李承晚大惊这是什么情况,而美军对此表示只有两个字”无奈“,因为土耳其旅只有区区几个会讲英文的,而且都在后方指挥部当翻译,之后此事在美军的调解下才缓和下来。

那么在朝鲜战争中的土耳其军队是怎么样呢?

1950年10月17日,土耳其第一旅共5000余名士兵(包括联络组和先遣组)在南朝鲜的釜山登陆,接着前往位于大丘城外新启用的联合国接待中心。

土耳其军队前往朝鲜战场

土耳其军队前身系奥斯曼帝国军队。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夕,在德国的援助下,奥斯曼帝国军队迅速扩充。第一次世界大战中,他们企图借助同盟国力量重振奥斯曼帝国。但德国等同盟国战败,奥斯曼帝国彻底瓦解,军队几乎全部被解除武装。

青年军官穆斯塔法·凯莫尔在1919年起义,并于1921年建立国民军,进行土耳其“独立战争”。独立战争的胜利导致1923年10月土耳其共和国的成立。

土耳其军队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土耳其军又有大发展。不过土耳其军为避免站错了队,在战争初期保持中立,只是到了德国法西斯败局已定的1945年2月,才对德国宣战。

朝鲜战争中的土耳其士兵。

朝鲜战争,美国与新成立的联合国组织的首次合作,组成联合国军。当时共有22国站在美国一边,向朝鲜半岛先后派遣军队或医疗部队,16个国家派出了军队,这些部队都被统称为联合国军。

被志愿军打惨的土耳其士兵亲吻李奇微将军。

土耳其就是朝鲜战争首批主要参战国之一。土耳其派遣了一个精锐旅参加朝鲜战争.表示要在朝鲜“打出土耳其的军威”,这种刷存在感的表态,立即引起各方媒体的广泛关注。

土耳其士兵为朝鲜小女孩治伤。

土耳其最初派出的是第一步兵旅,旅长为塔辛·雅齐奇准将。这是整个朝鲜战争期间唯一一支以旅为建制的,且始终归属一个美军师指挥的军队。

土耳其士兵与朝鲜孤儿

土耳其人出现在朝鲜战场上相当引人注目。想象中的凶悍的外表.飘动的胡须以及携带佩刀的奥斯曼帝国军人的形象,使希望一睹他们雄姿的战地记者很激动。

于是土耳其人最快成为各国记者照相机下的宠儿,各种摆拍很时尚,很流行。

土耳其第一步兵旅

土耳其第一步兵旅(内辖3个营)包括联络官员及先头部队在内共有5000多人。士兵绝大多数来自土耳其东部山区的乡村和小镇,文化程度普遍不高。

尽管自第一次世界大战后他们土耳其军队没有亲历过一次像样的战争,但是土耳其士兵还是以剽悍、勇猛著称。据说大多数土耳其军士兵都年纪轻轻,随身携带一把佩刀。

在肉搏战中,土耳其士兵能够娴熟地运用佩刀。对美军和其他联合国部队来说,这佩刀看上去就像是一把大刀。

但是土耳其和美国无论是在文化上还是在宗教上都存在着巨大的差异。这使其他盟军都对他们敬而远之。

土耳其旅的指挥官塔辛.雅齐奇

朝鲜战争中土耳其旅的指挥官塔辛·雅齐奇是一位上了年纪的准将,曾于1916年在加利波利指挥土耳其军的一个师与英军作战,在土耳其军内备受尊敬。

本来是轮不到塔辛·雅齐奇这样的老资格指挥官前来朝鲜战场的。可是这位好战的土耳其指挥官,为了能够到朝鲜指挥军队,他愣是自愿降了一级军衔,也要带领土耳其旅“打出土耳其的军威”。

但是塔辛·雅齐奇不懂英语,塔辛·雅齐奇的美国上级指挥官自然不懂土耳其语,沟通很成问题。

所以上面的土耳其士兵与朝鲜孤儿都比指挥官塔辛·雅齐奇牛逼,他们居然都能一起看英语读物。

朝鲜战争中的土耳其士兵

真实的土耳其旅参加了从第二次战役一直到金城战役的几乎所有大战。被志愿军誉为是仅次于美军的顽强敌人。这支外形硬朗的土耳其旅自然在“联合国军”中被颇为看好,就连美国陆军第9军军长库尔特也把它当作奇兵。

美国陆军第9军,当时下辖美军第2师、美军第25师;土耳其旅归美军第25师指挥。配属美国陆军第9军指挥的还有南朝鲜第6、第7和第8师。

朝鲜战争中的土耳其士兵

1950年11月19日早晨6点,美军第25师从一个叫卡山的小村开拔,到半夜两点左右在一个名叫库罗里的矿区小镇宿营。第二天,以步兵为主、没有运输车辆的土耳其旅被派至库罗里担任第9军的后备部队。

美军部队当时被清川江拦腰隔断。

在与美军第25师一起开进时,土耳其旅还接到命令要求他们与位于第9军右翼的美军第2师建立联系,目的是掩护右翼及第2师后方。与此同时,该旅还接到情报称在东丘的西北方发现志愿军军队的一个团。

朝鲜战争中的土耳其士兵。

土耳其旅旅长雅齐奇对于他当时面临的困难有如下记述:

“命令就是这一点内容。我们问了有关敌人及南朝鲜军队的情况,但是没有得到任何情报,也许是不想告诉我以免挫伤土耳其旅的士气。情况十分严峻,必须马上采取行动。”

11月26日,中国人民志愿军对美军第1军和第9军发起了有力的反击,其主力在东丘对南朝鲜第2军展开了猛烈的进攻,南朝鲜人抵挡不住,很快溃不成军败下阵来。

由于中国人民志愿军的攻势很猛,土耳其旅接到了保护美军右翼的命令。

由于车辆不畅,土耳其旅的一部分部队开始徒步前进。当时土耳其旅接到的命令,由于语言沟通不畅,不是互相矛盾就是通讯不够,情形一团糟,让人辨不清东西南北。

之后,土耳其旅又接到命令:封闭道路以确保安顺里的安全 。

此时美军右翼已在中国人民志愿军的攻势下开始崩溃,土耳其旅这支奇兵被美军第9军用来堵右翼缺口。军事史家后来形容美军第9军这种做法,是用阿司匹林药瓶的瓶塞来堵啤酒桶的桶口。

当时美国第2师师长劳伦斯·凯塞少将得到空中侦察情报,称有几百名中国军人正在朝土耳其旅方向运动 时,凯塞就说:“他们(土耳其旅)在那儿肯定要挨揍了。”

朝鲜战争中的土耳其士兵。

由于沟通不畅,当时土耳其部队已经与美军大部队失去联系。为此,雅齐奇承担起责任,命令其部队在洼原进入阵地,到达洼原后,他们在没有坦克的支援下向东丘方向发起进攻。

没想到的是土耳其部队打得非常漂亮,土耳其旅向美军报告,它们与蜂拥而至的中国军队进行激烈战斗,经浴血奋战守住阵地,并俘获了大量中国战俘。

美国第2师闻讯大喜,立即派情报军官和翻译前往土耳其旅突审中国战俘,可是这些中国战俘说的居然是韩语。

原来勇敢的土耳其旅将从德川溃败下来,逃进土耳其旅阵地的南朝鲜第七师,当做中国军队一阵猛打,这些土耳其士兵既不懂韩语又懂英语,被他们打死在阵地上的士兵,全是思密达的南朝鲜士兵。

土耳其士兵在给战友包扎伤口。

雅齐奇旅长此时终于明白,他的部队这时才真正已经被数量上占优势的中国军队包围,于是便命令撤退。

然而这已太晚了,在严寒中被分割得七零八落的土耳其部队大多没有接到命令,继续处于中国人民志愿军的围困之中。

到了晚上,中国人民志愿军用锣鼓、军号、笛子、口哨、风笛、钗钹等乐器或其他方法。制造出强烈的噪声,而且彻夜不停。

在夹杂着志愿军的笑声喊声的巨大噪音声中,土耳其旅官兵既担心志愿军趁夜色突袭,又因噪声彻夜不停,休息不足战力下降。彻夜难眠的土耳其旅官兵,被志愿军这招搞的个个精神不振。

天亮后,养足精神的中国人民志愿军就拿土耳其旅当沙袋练手。

在美军第9军整个撤退过程中,中国人民志愿军以优势兵力对土耳其旅发起了多次猛烈进攻,该旅伤亡十分惨重,到11月30日时,它已经彻底溃不成军。

而作为阿司匹林药瓶的瓶塞的土耳其人,从美军第9军得到的唯一支援是一个坦克排及运输车辆。由于土耳其旅尚有一些大炮,而突袭的志愿军前线重型火力不足,总算让土耳其旅撤出了火线。

朝鲜战争中的土耳其士兵在检查武器装备。

土耳其旅的悲剧没有根本性改变:

第一次参战的土耳其旅让中国军队打得全军散架,到11月30日,土耳其旅损失惨重,损失3000多人,基本失去战斗力,被迫掺杂在美二师的队伍里往南撤退。

不过土耳其士兵很多是土耳其安纳脱利亚的贫苦农民,世代好勇斗狠,单兵斗志比美军高多了,土耳其散兵们虽然失去了组织 ,一听到枪响,还是舞刀弄枪耍横。

但是土耳其士兵就一点也不听在场的美军指挥官指挥(想听又怎么听呢?不懂英语),只是一味乱找自己的长官。于是这些土耳其散兵成了美军撤退时天然的阻击力量。

土耳其旅掩护撤退的时候,有土耳其军官把帽子摔在地上,这意思是所有土耳其士兵不可以退过这个帽子,于是土耳其士兵就真的和对手顶着打,直到全军覆没。

志愿军和美军双方对土耳其人的勇敢还是都很钦佩的。

朝鲜战争中的土耳其士兵。

至于曾经广为流传的“1951年元旦,6000多人的土耳其第一旅在两个小时内被全部歼灭,中国志愿军零伤亡.此战在土耳其教科书中被称为‘金化惨案’”,则是典型的中国愤青式的意淫。

因为真有这样的巨大战果或败绩,会在中外战史上都有详细记载,而在网上流传的版本则漏洞百出:

土耳其第一旅5000余名士兵是1950年10月17日在釜山登陆的,而到11月30日时,经志愿军在第二次战役中的猛烈打击后,已损失惨重,损失3000多人,基本失去战斗力,此后土耳其部队再也没有成建制投入战斗。因此在1951年元旦,土耳其第一旅已不可能还有6000多人,更不可能集中阅兵。

该版本称“志愿军第一炮兵师的火力猛烈打响了,数万发炮弹呼啸的打向检阅场......",以当时志愿军的战力而言,一个炮兵师没有那么多的炮和炮弹。

而最早出现这一说法的是一部穿越小说的描述。

朝鲜战争中的土耳其士兵。

据战史记载,在朝鲜战争的第五次战役中,土耳其部队还被我志愿军12军35师103团歼灭1个营。

朝鲜战争中,土耳其旅共有3514人伤亡,其中741人阵亡,2068人受伤,163人失踪, 244人被俘,还有298位非战斗伤亡。

1954年夏,土耳其军队从朝鲜撤离。

土耳其军队损失在联合国军中排名第三!

本文由万搏娱乐发布于历史人物,转载请注明出处:结果气疯李承晚,朝鲜战争中的土耳其军队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