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一条,袁世凯为不签

提到袁世凯,大家必会有自己的看法。特别是他代表的中国政府签署的《二十一条》,更是中国有史以来最耻辱的条约之一,也是日本对中国人民犯下的严重罪行。在即将到来的纪念反法西斯战争70周年之际,提到这些,是为了以史为鉴。其实,从签约谈判中的几个细节来看,袁世凯也是逼不得已,为了阻止这个二十一条,他已经使出了他所有的手段了。

图片 1

1915年1月18日,日本驻华公使日置益,向袁世凯大总统秘密递交了“二十一条”密约。袁世凯当然不愿意接受,但苦于兵力孱弱,在军事上无力抗争,只有尽力维护中国政府的颜面。他采取了很多办法。

“二十一条”签订时的中日代表

袁世凯深知日本人希望此事速战速决,中国能立刻签署这份“降书顺表”。于是他定下对策,用个“拖”字诀。不过在谈判筹备期,袁就发现时任外交总长的孙宝琦,不能按袁的想法胜任此事。于是临阵换帅,换成了上海人陆徵祥(陆徵祥是中国外交史上的第一代职业外交家,组建了中华民国外交部),并以曹汝霖等人辅佐。袁世凯用陆徵祥有诸多考虑:一是陆徵祥熟谙外交事物及礼仪,才干上没的说。二是陆徵祥没有派系。陆贫民出身,尊崇圣贤之道,不结党营私,不会被各方利益趋势。三是陆徵祥有知识分子鲜明的特点,善于文墨,书生气十足,单纯做事,且品德优良,便于把控。四是比较关键的,他完全不会日语。

本文摘自《张鸣:北洋裂变》,张鸣着,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

人选确定了,北洋政府开始了一场老袁幕后指挥,陆徵祥、曹汝霖台前表演的大戏。日本人希望尽早开始谈判,可是陆徵祥新官上任,有很多事需要他来接手和处理,再加上陆总长有意无意地躲着。别说谈判了,日本人找到人都不易,每次找陆徵祥之前就差扔鞋判断方向了。好不容易找到陆总长,没说两句,也常常被紧急公事打断。每每遇此,陆总长的脸上也总是泛上歉意地笑容。不过该来的一定会来的,在日方的催促下,终于在2月2日星期二,一个很2的日期开始了首次会谈。下午3点,各怀心事的中日双方外交人员步入会场。开场白是必须的,陆总长是民国第一外交家,口若悬河滔滔不绝,从唐朝鉴真东渡日本讲到日本是“远东兄弟之邦”。陆总长讲完以后,出于外交礼仪,日本公使日置益也要发言,但他是带着任务来的。

文史频道转载本文只以信息传播为目的,不代表认同其观点和立场

谈判之前,日本外相要求他,趁着英美等列强都忙于一战,无暇顾及中国的时机,尽快让中国签约。所以为了加快谈判速度,日置益简短谈了几句关于中日亲善的话就结束了,打算马上开始谈判。但陆总长又谦逊的笑了笑,把手一摆:“看茶。”于是进来几个端庄得体的女服务员,为在座的谈判双方献茶。民国茶歇的这个外交习惯是沿用清朝的,在中国呆了十几年的日置益也知道这个习惯,心急如焚的他尽管无心喝茶,但此时的日方不愿意为这样的小事驳中方的面子,破坏目前还算良好的氛围。再好的茶在日置益嘴里,也只有苦没有香。陆总长不愧与茶圣同姓,对品茶情有独钟。端起茶碗的他如同进入了另一个世界,每呷一口,仿佛要尝出茶的灵魂。还时不时的微微点头,让人无法打断他与茶的交流。就这样,将近一个小时过去了,谈判还没有进入实质性阶段。当然,谈总是要谈的,陆总长有再大的茶瘾也只能先放一放了。

1914年对于中国的袁世凯政府来说,本来应该是个好年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欧洲列强忙于战事,生产停顿,军需增加,给了中国的民族资本大发展的机会。自清末新政以来的制度动力,终于在此时使上了力气,促进了资本的发展,导致国家经济状况趋于好转。在政治上,袁世凯扫平国民党之后,经过1年多的整顿,虽然在政敌来看,政治独裁色彩加浓了很多,国会停摆,民主失踪,袁世凯的权力,几近于皇帝。但是政局却稳定下来,从新政延续下来的现代化变革,正在稳步进行,司法和文官制度改革,逐渐走向正规,至少规章已经定出来了。整个局面,用很多政界人士的话来说,就是“国是初定”。唯一的阴影,就是日本趁火打劫,占了青岛和胶济铁路。

在日方看来,确定谈判的时间,是当务之急,他们觉得越早让中方屈服,越有利。日方首先提出天天谈判。可陆总长有他的苦衷:“我刚从国外回来接手这么重要的一个部门,时间殊为仓促,还有很多不熟悉的地方,确实没有太多的时间谈判。。。外交无小事嘛,呵呵。。”“那您看一周谈几次?”最后,经过反复讨论,第二次中日的谈判时间确定在2月5日下午3点。

刚刚进入1915年,这个阴影迅速扩大,变成满天的黑云,回国述职归来的日本公使日置益,径直见了袁世凯,提出了二十一条。严格地说,就是要跟中国新签一个中日关系的条约。这条约共有五号,二十一款,因此人称二十一条。其内容,概括起来,大体上就是:一,要中国承认日本抢占的青岛和山东的权益。二,要中国承认日本在南满和东蒙具有特权,日本人可以自由移民这些地区,中国政府在此地区如有任何涉外举措,必须事先跟日本商议;上述地区需聘日本顾问。三,汉冶萍公司中日合办,但由日本支配。四,中国的所有沿海港湾岛屿,不许让与和租借他国 [ 意思是除日本以外 ] 。最厉害的是最后一款,即所谓第五号,要中国中央政府聘用日本顾问,地方警察聘用日本人,中日合办。中国军队要采买日本军械,由中日合办军工厂,采买日本原料。中国将长江流域几条铁路干线的筑路权,许给日本。承认日本在福建的特权,任何涉外举措,要跟日本商议,等等。

谈判的时候,由于语言障碍,中日双方每说一句话,都要经过翻译,陆总长还好,他性子慢可日置公使着急啊,他深深体会到会一门外语多么重要,悔不该没有学中文,哪怕是会一些陆徵祥精通的俄文或法文。就这样,一个好不容易促成的谈判被拆的七零八落的。而且,语速不快的陆徵祥总长不但有极重的南方口音,还经常引经据典,搞得翻译经常会苦着脸,请求陆总长:pardon……sorry……pardon……。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谈着谈着,陆总长竟然向日本公使坦然说到:“还没仔细阅读条约,希望给一周研究的时间,然后再来详谈。”谈到最后,日置公使不无哀怨地说:“今日自三钟起至六钟止之时间,毫无进行,何时了结,殊难悬揣”。临别,中日双方还为日方是否带回一张修正案文件的事,又纠缠矫情了半个小时。就这样,第一次谈判,在亲善的主题下,只有了很少的进展。

二十一条,在中国历史上,被称为“灭亡中国的二十一条”。从条文上看,的确名副其实。别的不讲,单就条款提出的口气,就好像中国已经成为日本的殖民地一样,用袁世凯的话说,就是“简直似以朝鲜视我”。2要这个,要那个,都直截了当命令式的,似乎根本没有商量的余地,也没有跟你商量的意思。

在“拖”字诀的宗旨下,陆总长每次谈判都尽量延耗时间,有时还会说:“此事必须请示,待下次谈判再议。”他将二十一条的签字画押一直拖到了5月9日。

最先看到二十一条的中国人,是袁世凯。这样一个要将中国一口吞下的最后通牒式的要求,在日本方面,仅仅把他们的公使召回国内,然后由返任的公使日置益晋见中国国家元首,直接把文件递给袁世凯,连个特使都不屑于派。这种违反外交常规之举,跟二十一条的条文口吻一样,体现了当时的日本对中国的极度轻蔑和蛮横霸道。拿到文件,一夜没有睡觉的袁世凯,翻来覆去地看了又看,逐条批阅。兹事体大,第二天一早,找来当时的外交总长孙宝琦、次长曹汝霖和总统府秘书长梁士诒等人,一起商议。一夜未眠的袁世凯,看来一点都不糊涂,他明白,这二十一条,是日本人想借欧洲列强忙于战事,无暇东顾之机,一口吞掉中国。显然,面对这样赤裸裸的威胁,袁世凯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应对,只是安排外务部跟日本周旋,并且特意交代,第五号万万不能答应,最好连谈都不要谈。

这个“以朝鲜视我”的第五号,按曹汝霖回忆,当时日本方面就明确告知属于“希望条款”,意思是不一定非要坚持的。但据王芸生的研究,其实日本公使日置益在提出之际,并没有言明第五号的性质,整个的交涉过程中,“始终逼迫中国承认”。曹汝霖亲自拟定的二十一条交涉对策“说帖”上,仅仅提到第五号在文字形式上,与其他各条有异,并未指明这是所谓“希望条款”。直到当年的2月9日,在曹汝霖给驻日公使陆宗舆的电报里,才说到据俄国公使的密告,日本政府告知俄国,第五号实系“劝告性质”。可见,在交涉的当时,日本实际上是希望强逼中国政府将二十一条全部接受的,只是为了留有退路,才预留了字体形式上的一点不同。

看当时谈判的记录,整个二十一条的中日谈判过程,就中国方面而言,感觉所有的策略,就是一个字,“拖”,以拖待变。在每一个细节上,中国首席代表陆徵祥都和颜悦色地跟日本人纠缠,尽量把话题扯远,让问题复杂化。据顾维钧回忆,为了更好地贯彻“拖”字方针,陆徵祥还想出了若干“小招”。比如减少会谈次数,日本人要求每周谈五次,陆说只能谈一次,因为他的事务繁忙,还要处理跟其他国家的外交事务,还要参加内阁会议,等等,最后实在抗不住日本方面的压力,每周谈三次。但每次会谈,陆徵祥都会想方设法缩短实际的会谈时间,两个小时的会谈,例由东道主先说话,每次开场白之后,陆徵祥都让仆人献茶,于是进入茶歇阶段,上茶,上点心。他自己带头慢吞吞地一口一口呷,一杯茶半晌也下不去,日本人生气,他赔笑脸,慢呷如故。总之是能拖就拖,拖一分钟是一分钟。

中国人的另一个招数,就是用神不知鬼不觉的方式,把消息传布出去,让英美知道,借英美的力量,抵制日本人的“独吞”,这属于传统的“以夷制夷”老法子。这种法子,由于在清末用得太多,事先日本人就有所预防,在交涉伊始,就“非常认真”地要求中国政府方面,对有关二十一条的谈判严格保密,威胁一旦消息走漏,后果将非常严重。为了防止消息走漏,日本代表甚至非常强硬地坚持中国方面只能由外交总长和次长出席,顶多带一个秘书,因为当时的外交总长为孙宝琦,次长为曹汝霖,一个是前清官僚,一个是留日学生,向有亲日之名。顾维钧认为,这意味着把中国方面有英美背景的人员排除在外,无法参加谈判。然而,袁世凯也不是省油的灯,在交涉开始之前,就把外务总长换成了欧美背景的陆徵祥,而陆徵祥在每次会谈之后,都会在外务部召开小型会议,时任外务部参事的顾维钧,因此得以随时了解谈判的动向。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本文由万搏娱乐发布于世界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二十一条,袁世凯为不签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