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斯上书劝谏韩王,初见秦王

当韩非向秦王进谏了一封书信,说明韩国不可取的。秦王拿不准主意后,便细心地聆听了秦国丞相李斯的意见,通过李斯一番颇有见地的分析,秦王立即派李斯去韩国,表明秦国的态度和意愿。让韩国认清事实的真想。

三初见秦王
  
  公元前233年(韩王安六年),韩非告别了妻女,来到了秦国,受到了秦王的接见。
  秦王说:“韩先生,你写的《孤愤》、《五蠹》,朕看过了,的确是治国不可缺少的好书。 请先生到秦国来,想当面听听你对七国形势的分析,如何统一天下的高见。”
  韩非说;“我听说:‘不知道而发言,是不明智的;知道了而不说,是不忠。’作为臣下而不忠,应当死;说话而不管用,也应当死。尽管这样,我还是愿意把我所知道的都说出来, 希望大王裁定我的对错。”
  秦王听了这个开场白,更敬佩韩非几分,忙让其坐在客卿的位置上,笑道说:“免先生无罪 ,愿听先生教诲。”
  韩非于是滔滔不绝地讲道:“天下北有燕国,南有魏国,联合楚国,拉拢齐国,收纳韩国, 而成纵列联合,将在西面勉强与秦为敌。这很使我感到可笑。世上有三种将导致灭亡的情形 ,而上述几国都存在,大约就是因为它们的联合吧。以混乱的国家攻击治理有方的国家,必然灭亡;以邪恶攻击正义,必然灭亡;以倒行逆施攻击顺乎自然,必然灭亡。现在六国的国库空虚,驱使着百姓当兵,扩充军队数十百万。那些以头叩地,头插羽毛的将军无不表示誓死卫国,但真正生死关头,却还是即却而不能拼死。现在秦国发布出号令实行赏罚,以有功无功为进行治理。秦国百姓出于父母的怀抱,有生以来未尝面对敌人,听说要打仗,都跺脚 ,脱提衣裳,冒着刀锋,踏着火焰,拼死在阵前。死与生是完全不同的两码事,秦国百姓能够这样,是以奋战至死为光荣。一个人奋勇拼死就可以对付十个人;十个人奋勇拼死就可以对付一百人;百人可以对付千人;千人可以对付万人;万人可以战胜天下了。现在秦地截取长的地方实践短的地方,方圆数千里,精锐军队数十百万。秦国的赏罚,地形和优越之处,六国不能比。凭着这些攻取天下,天下还不够兼并呢。由于这种原因,秦国战无不胜,攻无不克,面对敌人没有不有将其击溃的,扩大土地数千里,这是多么伟大的功业啊!”
  秦王越听越高兴,连声说道:“讲得好,讲得好啊!”各大臣们对韩非刮目相看,热烈鼓掌 。
  韩非继续讲道:“但是,秦国现在武器破坏,士兵百姓疲困,积蓄耗尽,农田荒芜,仓库空虚,四邻为敌,难以称霸,之所以会这样,是由于秦国的谋臣都没能尽到忠心呀。”
  秦王的脸色由晴变阴,鹰似的眼睛瞅着他的大臣们。大臣们个个变色,低下了头,心里在恨这位韩公子,只是不敢出声罢了。
  “我斗胆地把这道理讲清楚。”韩非扫视一周后继续讲话,“过去齐国往南打败楚国,东面打败宋国,西面使秦国臣服,北面打败燕国,中部则驱使韩国和魏国,土地辽阔,兵强马壮,攻克战胜,号令天下,齐国清澈的济河,混浊的黄河,是可以作为它的防线;长城和国防 ,足可以作为它的要塞,齐真可以说是常胜之国了。但是,一次战役没打赢,国家也几乎灭亡了。由此看来,战争,是大国存亡的关键。消除祸败之迹,必须除去根本的原因。不与祸害作邻居,祸害就不会存在。秦国人与楚国人的战斗,大败楚国,袭击郢都,攻取了洞庭一渚、江南。楚王君臣逃窜,东据守于陈城。在这时,如果派兵追击楚军,那么楚国就可以被消灭了,楚国被消灭,那它的百姓就可以据有,土地就可以提供便利了。在东方削弱使齐国 、燕国,中部压倒三晋,那就是一举而可以霸天下,使四邻的诸修来朝拜了。”
  “但是,谋臣不这样做,引兵退却,又与楚国讲和,让楚国人得以收拾败亡之局,聚合散失的人民,设置祭祀天地的场所,安排宗庙,让楚国带领天下,西面与秦为敌,这实在是失掉王霸机会的表现之一。六国勾结,驻军于华下,大王发布号令击败它,攻至魏国都城大梁的城下,包围大梁数旬。那时大梁可以夺取,夺取了大梁,魏国就可以消灭了。消灭了魏国, 那楚国、赵国的关系就被断绝了。楚国、赵国的关系被断绝,赵国就危险了。赵国危险了, 楚国就会犹豫不决。那么再东面使齐国、燕国虚弱,中部压倒三晋,就能一举而霸天下,使四邻诸侯来朝拜了。但是,谋臣不这样做,引兵退却,又与魏国讲和,让魏国反而收拾残亡之局,设置祭祀天地场所,安排宗庙,让魏国带领天下西面和秦为敌。这实在是失掉王霸机会的表现之二。前些时,穰侯治理秦国,用一国兵力而试图成就两国的功绩,因此军士终身日晒雨淋在国外,而百姓疲倦困苦于国内,霸王的名声不能成立,这实在是失掉王霸的表现之三。……”
  大厅内鸦雀无声,人们都在洗耳恭听!
  韩非被李斯安排在客馆内,专门派了自己的两个侍从招待他,实际是暗中监视其一言一行, 生怕韩非占据了自己的职位受到秦王的重用。还怕韩非将自己在韩用签约“不灭韩国”的事讲出去,因为自己回国后一直隐瞒着,不敢向秦王回报,怕秦王发怒削了职,甚至要掉脑袋 。表面上,李斯装着尊重“老同学”的样子,让韩非等待秦王的提拔重用,他保证极力推荐 。
  在朝会上,李斯拉拢了几个亲信,在秦王面前极力主张先灭掉韩国。因此,在大臣中,先灭韩国还是先灭赵国,形成了两派势力,在激烈地辩论着。
  秦将桓齿奇等主张先灭赵国,其理由是:韩国弱小,不值一击,而赵国处于中央地位,而且与秦国为敌,欺骗秦国,暗中与楚国勾结,先灭掉赵国,就把其余四国割断了,好像手链一般,打碎中间链环,其它链环就散伏了。
  李斯等大臣则主张先灭韩国,认为韩国虽然臣服于秦国,未必就不是秦国的一块心病,韩国如果与楚国勾结,这块心病就会发作。韩国并不感激秦国对它的情义,它从来都是屈服于强权。
  两派的主张,使秦王一时难以定夺。正在这时,韩非,在客馆中写了个奏章,题目叫《存韩 》,派自己的侍从送进皇宫,呈给秦王。
  待秦王读后,将《存韩》一书下达给李斯研究。
  李斯便与姚贾等人阅读起韩非的《存韩》来:
  “韩国侍奉秦国三十余年,出为秦国做掩护,入为秦国做坐垫。只要秦国派军队掠夺土地, 韩国就跟着干,与天下结怨的是韩国,而功劳却归于强大的秦国。况且韩国履行着对秦国进贡的职责,像秦国的郡县一样。现在,我在私下里听说了贵臣们的计谋,将要举兵讨伐韩国 。那赵国在聚集士卒豢养主张六国联合的人,宣扬如果不削弱秦国,那么诸侯的祖宗庙宇一定会被毁灭,它们在西面正打算按它们的意图行事,这样已经不止一天了。现在放掉赵国的忧患,而排挤作为内部臣属地位的韩国,那天下人都会认为赵国的图谋是明智的了。
  韩国是一个小国,应付着天下四方的攻击,君主忍受着侮辱,臣属劳苦,君臣上下一心,修整防守措施,戒备强敌,拥有积蓄,又修筑城池准备坚守。因此,讨伐韩国,不见得一年就能消灭它。如果攻克一座城池便撤兵,秦国的力量就会为天下所轻视,一用兵必遭挫折了。 韩国一反叛,魏国必然响应。赵国素来依靠齐国,以齐国为靠山。秦国伐韩,便是让韩国、 魏国帮助赵国,凭借齐国以巩固它们的联合,与秦国一争高下。这是赵国的喜事,秦国的灾难。在这种情况下,前进攻击赵国不能得手,后退攻击韩国又攻占不了。那么,冲锋陷阵的士卒辛劳地战斗于野外,后勤的运输队伍,必因内部不协调而疲乏。这就是集合着一群疲乏虚弱的军队来对付齐、赵联合的大军,后果不言而喻,这难道是大王伐韩的初衷吗?假若大王听取部分臣下的意见伐韩,秦国必将成为天下的众矢之的。陛下虽然有如南山青松那样的长寿,恐怕也难等天兼并天下的日子了……”
  姚贾听后说道:“廷尉大人,我看韩非来秦国,恐怕是想以他的能耐来保存韩国,让韩王器重他吧?他能言善辩,好话连篇,掩饰他的坏心眼儿和诡计,用便宜文章来引诱秦国,实际上却是为了韩国的利益想钻陛下的空子。如果秦、韩两国交好亲热,那韩非也就显得很有分量了,这也是他为自己所谋到的好处。”
  李斯忧心忡忡地说:“问题的严重性是韩非的文章秦王已经看了,隐瞒不住了。这篇《存韩 》书直接支持了相齿奇一派的主张,会使陛下偏向了们的意见,否定我们的主张,甚至带来我失宠的危险。我这位老同学有相当的才气,他的胡说八道和华丽辞藻已经把陛下迷住了, 我们应当想法子阻止韩非的进攻。”
  姚贾献计说:“我看只有把韩非骗到云阳,不让他再见陛下,也不让他再上书陛下。这样才能保住大人的地位。他若不听说,就将他遣送回韩,或者囚禁弄死,也就出了我们的一口恶气!”
  李斯说:“那就按姚大人的计策办,我在陛下面前周旋,你们在暗地里看管好他,决不能再出漏洞。”
  隔了几天,李斯邀请韩非到云阳观光,乘机让姚贾等人将韩非“软禁”起来。
  李斯回到都城,面见秦五,回报了研究《存韩》一书的意见:
  “陛下,韩非子的言辞华丽,好话连篇,其实是用坏心眼搞的诡计,他胡说八道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保存韩国,这与陛下统一中国的宏伟计划是不相容的!”
  秦王说:“韩公子的爱国之心,我可以理解。不过,朕让你将他请来,怎么处置为好?”
  “陛下,不如趁秦国攻打韩国之前,把韩非送回去,一可表示尊重两国友谊,二可使其为国效国。”李斯建议道。
  秦王笑了笑,没有答应。
  过了一段时间,李斯与姚贾密商,合谋去见秦王。李斯先说:“大王,还是把韩非送回韩国去吧。韩非虽然是韩国的贵族,虽然韩王至今没有重用,但说不定哪一天韩王看了韩非子的书,采纳了他的建议,会把韩非当宝贝的。大王既然现在不用韩非,就不如让他回韩国去 。”
  姚贾紧接着说:“大王,我看还是把韩非杀了。虽然现在韩王没用他,如果一旦打起仗来, 韩王重用他,他掌握秦国的情况,后患无穷啊,干脆把他杀掉吧!”
  秦王听了李、姚一唱一和的建议,琢磨了一会儿,便下令将韩非暂时囚禁在临狱,等待发落 。
  韩非被蒙在鼓里,他住在云阳的公馆内,客厅宽敞,厅后有假山、真水,环境幽雅,真是读书写作的好场所。
  他书呆子气十足,一边等着秦王重用,一边写书,高谈阔论。
  一日,天气晴朗,春光明媚。姚贾邀请韩非在花园散步,闲坐聊天。
  姚贾嬉皮笑脸地说:“韩大人,你一个人整天在著书,也不闷得慌?”
  “研究治国学问,越钻越有劲,甚至废寝忘食,几天几夜不合眼,不停笔,觉得非常有趣, 哪里还会觉得闷呢?”韩非说道。
  姚贾说:“小人在韩国拜望大众时,大人刚在写《八奸》一书,能给小人讲讲这八奸的内容 吗?”
  “可以。”韩非子在池中的回廊内踱着步子,用指头数着说,“凡人臣引诱君主走向奸邪, 有八种途径,一条途径叫同床,指君主的嫔妃姬妾和近臣这些阿谀奉迎的人能迷惑君主,使其沉溺于声色犬马;第二条途径叫在旁,指戏子、说笑话的人、侏儒等君主身边的近侍,这 些人善观君主的好恶、脸色,揣测君主的心思,与君主一张嘴行事,在背后却干敛财、犯法的勾当;第三条途径叫父兄,指嫔妃们的儿子和大臣宫吏,公子哥们用巧语和美女收买大臣进言;第四条叫养殃指人臣想办法为君主装饰宫殿、筑高台池苑,打扮美女和狗马,以换取君主的欢心;第五条叫民萌,指人臣散发公家财物给人民,用小恩小惠拉拢百姓,隔绝人民与君主的关系;第六条叫流行,指人臣颐养辩说之士,花言巧语向君主游说,左右其决策; 第七条叫威强,旨人臣搜寻亡命之徒,携带武器,恐吓君主和百姓,显示自己的威风;第八 条叫四方,指人臣加重赋税,搞空国库去侍奉大国,借大国威慑自己国家的君主。这八种奸邪之因,君主不可以不明察。”
  姚贾奸笑了一声,说道:“韩大人总结得好,你看我属于哪一条?”
  韩非子说:“我对你不了解,只见过两面,不好说。”
  “韩大人,不瞒你,你所列举的同床、在旁、父兄、养殃、民萌、流行、威强、四方八条, 我都占全了。”
  “不可能吧?”
  “韩大人以后就会知道的。”姚贾说,“不谈这个话题了。咱们说说笑话,解解心愁吧。听说韩昭侯的酒杯子没有底,让堂溪公换了个有底的瓦酒杯,这是真的吗?”
  韩非摇着头说:“不是这样的,你听的是以讹传讹的故事。真实的情况是:堂溪公为了比喻昭侯的嘴不保密,便拿了一个没有底的玉器酒杯和一个有底的瓦器酒杯,说明有底瓦杯可用 。姚大人,你听说过秦伯嫁丑女的故事吧?”
  姚贾瞪圆了鼠眼,说道:“没听说过。”韩非便讲了“秦伯嫁丑女”的故事。
  秦伯有一个丑女,人人见了都说是个丑八怪,没人爱。这个丑女,不仅头发稀黄,而且脸长 ,嘴巴大又扁,说话还吐字不清。秦伯一家人知道女儿丑,见不得人,老是把丑女关在闺房 不让出来。丑女已经十八岁了,该嫁人了。
  秦伯和妻子为丑女发愁,嫁不出去怎么办呢?秦伯苦思冥想,想出了一个好主意,便对妻子说:“把咱的女儿嫁给一个小官,只要人家愿意就行,不缺吃不缺穿就好。如果人家男方不太满意,咱就陪去几十个漂亮的丫头,和女儿作伴,补偿一下女儿的不足。”妻子听了,认为这个主意挺不错。
  这时“啪!啪!”的敲门声惊动了秦伯和妻子,妻子忙去开门,正巧来了一位三十多岁的女媒婆为其提亲。他们就把商量的话对媒婆讲了,女媒婆笑着走了。女媒婆经过说合,双方便订了亲。到了结婚那天,秦伯果然把七十个丫头和女儿一块用轿抬到男方家里。男方一看七十个丫头姑娘一个比一个漂亮美丽,欢喜异常;把丑女冷落在一边。洞房花烛之夜,丈夫在灯下才看清了丑女的面容,越看越别扭,合衣睡到天明。第二天,丈夫看看丑女,再看看丫头,于是亲近了丫头,不理睬丑女了。第三天夜里,丈夫干脆和丫头们相爱了,连丑女的新房也不进了。过了二十天,丈夫给了丑女一份休书,让她回娘家去了。

那当韩非表明了自己的立场,说韩国是不可取的,李斯是如何通过自己的判断和智慧,说服了秦王,去韩国据理力争说服韩国的国王呢?

当韩非向秦王献上了一封书信,书信的内容认为韩国是不可攻取的。秦王对这件事情,斟酌再三,也是没有头绪,就把书信交给了李斯。

图片 1

李斯看了韩非的书信后,便立即上书秦王说:“我认为韩非的说法并不是完全正确的。韩非子的意见,只是为了谋取韩国的利益而已。

分析一下地势便可知,秦国的东面有韩国,韩国的存在,就像人得心腹疾病一样,在平常无事的时候,就已经苦得很,好像居住在朝湿的地方,老病缠身,秦国总是不能出去。一旦快步奔跑,这种老病就发作了。

现在韩国虽然对秦国称臣,表现得循规蹈矩,但韩国不一定就不是秦国的病灶,如果有急事发生,韩国是不可言赖的。

并且现在秦国和赵国成为了敌国,我们已经派使者去齐国劝说他们与赵国断交,直到现在,情况还不明朗,据我分析,齐国和赵国是不一定会断绝关系的,如果他们不绝交,我们秦国就要竭尽兵力去对付两个万乘之国,到了那个时候,韩国是不会屈服于秦国的道义,而是真心屈服于秦国的强大。

现在,秦国如果集中兵力进攻齐国、赵国,那么,韩国就一定会落井下石,而成为秦国的心腹大患。

如果韩国与楚国合力攻打秦国,诸侯各国再起来响应他们,那么,秦国就一定又要有兵败崤山的祸患了。

图片 2

“韩非这次来秦国,他的目的是很明确的,无非就是想以他的能力,能够保存韩国,从而能在韩国受到重视。

韩非子善辩巧说,花言巧语,文过饰非,欺诈算计,他是想在秦国捞到好处,为了韩国的利益来试探陛下口风的。

秦国和韩国的关系如果亲密了,那么韩非的地位也就重要了,这对于他的仕途是很有好处的。

韩非子的书信,他文饰那些惑乱人心的说法,善于用华美的辞藻来修饰,显得才华横溢。我是怕陛下被韩非的辩说所迷惑,以致于不能辨别事情的真相。

现在,以我的想法是建议大王:秦国现在当务之急,就是应该出兵,但不言明去讨伐哪一个国家,那么,韩国的执政者就一定会把侍奉秦国作为他们的策略。

我立即去见韩王,让韩王来觐见,大王见了他,便见机行事,把他本人扣留下来,找一个圆满的理由,不让他离去,接着派人去韩国,让要韩国的执政大臣拿韩王来与韩国人做交换,那么,就可以向纵深方向割取韩国的土地了。

图片 3

接着,再命令蒙武派出东郡的部队,让这些部队在国境上窥视而不说明到什么地方去,齐国人见了这个阵势,就会害怕而听从荆苏的计策与赵国绝交,这样一来,秦国的军队还没有出境而强劲的韩国就被我们用成势慑服,强大的齐国也毕竟会有所收敛。

这件事被其他诸候知道后,赵国人也是会分析当前时局,就会十分害怕,楚国人也会变得犹不决,这样,他们就一定会畏惧于秦国。

楚国如果按兵不动,魏国就不值得忧虑了,那么诸侯各国就可以被我们逐个吃掉,这敲山震虎的计谋,一定是会收到奇效的。李斯的话语,说的条理分明,论据充分,给秦王吃了一颗定心丸。

于是,秦王马上派遺李斯出使韩国,让李斯去求见韩王,但却未能得到接见。

李斯并不气馁,于是李斯就上书给韩王,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对韩说:“从前秦、韩两国齐心合力,并不相互侵夺,所以天下没有哪一个国家敢侵犯我们,像这样已经有好几代了。过去、五国诸侯曾经联合起来起攻打韩国,秦国就派出军队来援助韩国。

韩国地处中原、土地方圆还不到千里,但却能够在天下与诸侯各国平起平坐,君臣都得到保全,都是因为韩国世世代代教导后代要侍奉秦国的缘故啊。

图片 4

过去五个诸侯国一起进攻秦国的时候,韩国不仅没有帮助秦国,反而首先率先组成队伍,在函谷关进攻秦国的军队,这反复无常的做法,实在是令秦国寒心呀。

各诸侯国因为军队困倦,力量消耗殆尽,没有办法,才被迫退兵。后来杜仓做了秦国的宰相,便兴师问罪,调兵遣将来向各诸侯国报仇,首先攻打的目标是楚国。

楚国的令尹对秦国的强势的进攻,感到十分焦虑,说:“韩国认为秦国是不讲信义的,却又和秦国结为兄弟共同危害天下各国。后来又背叛秦国,率先组成了部队攻打函谷关。

韩国才是一个地处中原而反复无常、变化莫测的国家。’于是各个诸侯国联合起来,给韩国施压,最终诸候各国就一起割取了韩国上党地区的10座城来向秦国谢罪,以此解除了秦国对他们的威胁。

从这个鲜明的例子可见,韩国才背叛了秦国一次,国家就受到威胁,不仅国土便被分割,而且兵力也变得衰弱起来,一直延续到现在。之所以造成这种局面,是因为听信了奸臣的话,不权衡一下事实,所以后来即使杀掉了奸臣,韩国终究不能重新强盛起来。

现在,赵国想聚集士兵,突然向秦国发起进攻,并且派人来向韩国借路。我听说过这样的话:如果嘴唇没有了,牙齿就会感到寒冷。”秦国和韩国是有着共同的忧思的,而且是利益相关的,这种情形已经在无数的事实面前,明显地显示出来了。

图片 5

以前,魏国想攻打韩国,秦国派人把魏国的使者选交韩国。现在秦王派遣使者来到韩国,却不能见到陛下,我最担心的是,您身边的大臣又要沿袭过去错误的计策,使韩国再次发生丧失领土的祸患。

臣李斯如果不能见到您,就不能充分言明秦国的立场和想法,那么秦、韩两国的邦交就必定要受到很严重的损伤,以致于断绝。

李斯出使到韩国来,是出于一片好意,当然是为了您的利益,也愿意向您献上对韩国有利的计谋,难道陛下就用这种方式来接待我?

臣李斯希望能够与您见上一面,到您面前陈说一下我的计谋,然后就是接受碎尸万断的刑罚,我也是心甘情愿的,希望陛下把我的这个要求放在心上。

“现在,即使大王把我杀死在韩国,大王也不能够因此而变得强大,只能会让前途更加的窘困,如果不听我的计策,韩国就必定有大祸临头。

秦国出兵,是不会停止前进,那么,韩国的安危就令人担心了。等到韩国边境残破,战鼓的声音在耳边回响时,到了那个时候,再才采用我李斯的计谋,就为时已晚了。

更何况,韩国的兵力和威望,天下诸侯早已看明白了,韩国如果再让军队打了败仗,那么国内叛军一定会袭取城邑。

城邑陷落后,直接导致的结果就是民众就会流散了,民众流散,那就没有军队了。韩国如果坚守城邑,秦国就一定会派遺军队来包围大王的大城,使韩国的道路不能通达。韩国就必然感到处危机四伏,处境困难。

图片 6

到了那时,大王身边的大臣们的计策根本没用,我希望陛下仔细考虑一下这种情况。如果我李斯说的话有不符合事实的,也希望大王能够给我一个机会,让我在您的面前把话说完,让您能够明白其中的利害关系后,然后把我交给狱吏判罪处死也不迟啊。

秦王现在是食不香甜,游览不觉快乐,他一心一意地在考虑攻取赵国,所以派臣子李斯前

来进言,我希望能亲自见到您,因为我急着要和大王商讨计策啊。

现在我这出使的大臣都不能见到您,那么韩国对秦国的忠诚从何而知呢?那秦国恐怕会把进攻赵国的兵力转向韩国了。希望大王能够慎重的考虑一下这个问题。

图片 7

李斯劝谏韩王的这封书信,可以说是一气呵成,简直就是滴水不漏,他始终将秦国作为韩国的保护伞的角度上,去审视问题。并且能不计前嫌,原谅韩国以前出尔反尔的的行为,以及韩国攻占秦国,却遭受到诸侯各国的刁难,让韩国认清事实。

李斯能站在为别人角度利益思考问题,是一种大气的容忍和迁就,而且更主要的是让韩王认清,这其实为韩国自己的国家的利益着想。

秦国以后能统一全国,有李斯这样富有智慧的丞相,也是历史发展的必然。

本文由万搏娱乐发布于万搏娱乐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李斯上书劝谏韩王,初见秦王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